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6章 死无对证

玄荒尊帝

疾风徐林 著

连载中免费

剑魂武帝九转生死轮回,复活在荒界,从那一天就,任峰的人生彻底历史改写,战荒界,破诸天,横行霸道。“我之所向,天地宇宙也要忍让!”“我之所言,无上大帝也要洗耳恭听!”简陋的房间里,一名面色苍白的少年双眼紧闭,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免费阅读

这一刻,没有人认为任峰还能活下来,任虎也理所当然的如此认为。

只不过当他看到任峰脸上的笑意之后,他却忍不住的心中一抖。

二长老出手,任峰却毫无所动,甚至还带着微笑……

这难道是傻了?

如果放在以前,任虎恐怕会这么认为。

但是现在,任虎心中却没来由的有些发虚。

他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似乎是为了印证任虎的预感,任峰身后的房间内,在这一瞬间中亦是猛然爆发出一股气势。

那也是洗髓境!

下一秒,一道灰色身影,瞬间激射而出,直直的朝着二长老撞去。

“轰!”

恐怖的波动猛然爆发,卷起道道气浪,吹的周遭沙石飞扬。

风浪中,任虎努力的瞪大眼睛,满脸不甘的看着毫发无损的任峰,还有那个站在任峰身边的老者。

仅仅只是一眼,就让任虎如遭雷击。

“大……大长老!”

任虎口中发苦,忍不住的低呼。

而周围的执法队弟子,在此刻也都是急忙躬身行礼,不敢有任何怠慢。

甚至连先前气势逼人的二长老,如今也同样是面色阴晴不定的收手,满脸不解的看着对方。

场中气氛,忽然就这般沉默了下来。

待到周围灰尘散尽之后,那灰衣老者才朝着任峰点了点头,又扭头看向二长老,冷声开口:“老二!我任家执法堂办事,何时变得如此霸道了?”

二长老没有回答,反而是脸色难看的开口问道:“大哥不是在闭关吗?为何突然半途而废?”

“闭关?”大长老冷哼了一声,扫了眼周围的众多执法队弟子,开口冷笑道:“我若是不出来,还要等你把咱们家族整垮了吗!”

二长老微微一怔,脸上也忍不住的浮出几分怒容,沉声道:“大长老何出此言?任峰残害同族,老夫依据家规抓捕他,莫非还错了?”

“好大一顶帽子!看来你已经把一切都调查清楚了?”大长老斜眼看向二长老,又是冷哼到:“若是调查清楚,为何不把证据都摆出来?”

二长老一阵无言。

一扭头,他便是目光凌厉的看向任峰,开口冷喝道;“任峰,斩断了任远的双手,可是你所为之事?”

“是又如何?”任峰一挑眉毛。

“恶意攻击同族子弟,其罪当诛,你可还有话说?”二长老冷笑

任峰亦是冷笑:“任远公然对我姐姐任芯图谋不轨!按照二长老这么说,来日别人要淫辱你家人的时候,你就不能还手了?”

“你……”二长老眼中闪过几分杀机。

任峰的话听起来是没错,可若是仔细听来,却跟当众骂他没有什么区别!

倒是旁边的任虎看到二长老都被任峰呛的说不出话,当即便是开口轻喝道:“任峰,你少在这里狡辩,你伤害同族铁证如山,还死不认罪,现在还想要抗法不尊,你以为乱说几句就能……”

任虎的话还没有说完,任峰便是忽然掏着耳朵自言自语道:“哪里来的疯狗在乱叫?你如果有证据,又何必在这里废话连篇?”

一席话,可是瞬间把任虎给气的七窍生烟,甚至连旁边的二长老,此刻心中亦是怒火中烧。

扫了眼旁边的大长老,二长老便是高喝道:“你想要证据,那老夫便叫任远与你对质!”

说罢,他便是直接下令两名执法队弟子离开,去寻找任远。

做完这一切之后,二长老才扭头看向任峰,开口冷笑道:“家族执法堂向来秉公执法!你以为找来了大长老就能翻案?”

对于这些,任峰也只是冷冷一笑。

先前执法队来的时候,就已经引来了家族中八卦者的围观,如今小院的外面,可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扫了眼外面的人群,任峰便是开口朗声道:“大家都让开一条路,二长老想要的证据待会就会来,你们可不要误了大事,小心到时候二长老罚你们!”

一番话,瞬间把门口围观的众多族人仆役都是吓的急忙让开,毕竟二长老这些年的威严可是无人敢触碰的。

而另一头,任峰则是重新回头看向二长老,开口轻笑到:“二长老,您老就慢慢的等着证据吧!”

二长老微微皱眉。

任峰这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难免会让人心生疑虑。

事实上,任峰也早早的请来了大长老,就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他们跳进来。

故而此刻,眼看着任峰那令人厌恶的笑意,二长老却出奇的只是冷哼一声,并没有回应。

倒是旁边的任虎,眼看任峰这幅淡然无比的样子,当即便是忍不住的鄙夷道:“药阁门口那么多人都看到了,你自己也亲口承认动手了,就算是任远来了又如何?还想翻身,你这是痴心妄想!”

才刚说完,任虎却忽然听到小院外面的阵阵喧哗之声。

一回头,他便是看到人群中的任芯和任杰。

还有被五花大绑的一个仆役!

一看到那仆役,任虎的脸色便是瞬间变的阴沉无比。

他可清楚的知道,这仆役不是别人的,正是任远的。

就如同他府上的周康一般,任远的这个仆役,可是知道不少的事情,也替任远做过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

最为重要的是,上一次任虎交代任远事情的时候,这个仆役也是在场的!

一旦此事泄露,任虎不敢想象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任峰!你抓这些不相关的人,是想做什么……”

猛的一回头,任虎便是咬牙低吼着,双眼更是死死的盯着任峰。

看到任虎的表情,二长老也同样是心中有所明悟,开口冷喝道:“任峰,谁给你的权利私自抓人?莫非你当执法堂不存在吗?”

任峰冷冷回头,并没有接话,倒是旁边的大长老冷哼一声,开口低声道:“任峰从药阁中领取的丹药里,有毒丹混杂其中,这仆役,应该就是当时的经手人吧!”

略微停顿,大长老才是重新看向二长老,开口冷声道:“人是我让他们去抓的,老二你可有意见?”

“他说有毒丹就是有毒丹了?大哥你为何不想一想,如果是这小子自己买的毒丹混在里面来诬陷别人呢?”

二长老上前几步,挡在任虎前面,又是开口沉声道:“药阁乃是家族重中之重,每天那么多的族人领取丹药,别人都没有问题,为何只有他任峰有问题?”

“这就要问问任虎少爷了!他父亲可是主管药阁的九长老,他跟任远的关系也非同一般……”任峰笑眯眯的扭头,看向任虎。

而任虎只觉得这目光让他心中发毛,急忙否认道:“什么毒丹,那都是任远做的,我怎么知道他们是什么身份?”

“哦?我还没说谁给我下的毒丹,任虎大公子就知道是任远的?”

略微停顿,任峰又是低笑道:“看来你果然是知情啊!就是不知道这件事情跟你有没有关系呢?”

“你……你血口喷人!”任虎气急败坏的瞪着任峰,连声咆哮。

任峰所说的每一句话,可都是踩到了任虎的痛脚,也让他更加担心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毒丹,是他给任远的。

而这件事情,那个仆役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是却也是知情的。

更何况,二长老已经派人去找任远了,一旦等到对方来了对质,到时候恐怕他就要彻底暴露出来了。

到了此刻,任虎才忽然明白为何任峰会如此的有恃无恐。

不是因为大长老在为对方撑腰,而是对方早就知道了毒丹的事情,也早就准备好了证据!

一想到这些毒丹都是自己交给任远的,任虎的心头便是忍不住的滴血,整个人更是微微颤.抖了起来。

看着任峰脸上的淡然笑意,任虎的心却在不断的下沉,然而他左思右想,却完全想不出任何的办法。

而任虎这一副坐立不安,惊慌失措的样子,也让任峰忍不住的冷笑连连。

亦是在此刻,任芯与任杰押着那仆役走到了跟前。

朝着大长老和二长老行礼之后,任杰才是兴奋的低声道:“任峰大哥,人我给你抓过来了,不过这小子不肯说……”

“不肯说?”任虎面色一喜,扫了眼任峰,他便是开口大声道:“什么毒丹,说不定都是你自己做的,我看你分明就是栽赃嫁祸!”

任峰冷笑一声,只是伸手取出那颗毒丹,高高举起,开口道:“你口口声声说是我自己做的,那我倒是想问问你们,这丹药上为何会有药阁的印记?”

一边说着,任峰还转动着丹药,让众人都看清楚上面那个繁杂的花纹。

任家是大家族,药阁里的丹药也都是为家族众人准备的,也严厉禁制私自将丹药贩卖出去。

在要药阁中也有着专门的器械来雕刻这些防伪的花纹,不过因为技艺独特,通常只有在丹药出炉后的数个时辰内能够如此做,否则一旦丹药彻底硬化,在雕刻花纹就会导致整个丹药碎裂了。

而这种情况下,丹药上的花纹就显的极为可信了,

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任峰手中的毒丹是从药阁中生产出来的。

此刻任峰的这一番话,瞬间让外面围观的众多族人都是忍不住的炸开了锅。

任峰的话无人会信,但是大长老说那是毒丹,可就绝对错不了!

在加上丹药上的花纹,在加上先前任虎那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恐怕就是个傻子,现在也能够看出一丝端倪来。

“药阁里出的毒丹,这……这也太吓人了吧?”

“是啊!这样下去,以后谁还敢吃药阁的丹药?”

“简直是防不胜防啊!对了,这任峰前段时间差点被丢了性命,会不会就是因为此事?莫非任虎少爷真的有这么狠心吗?”

种种议论如潮而来,让院落中的任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也同样是在此刻,二长老却忽然扭头看向那被抓来的仆役,开口冷喝道;“你来说,任峰所说的,可是事实?”

那仆役早已经被吓的魂不守舍,他虽然知道一些事情,可任虎就在眼前,他又哪里敢承认?

噗通一声,这仆役便是跪在地上,高声喊道:“长老饶命,小人就是个打杂的!小人什么都不知道啊!”

“打杂的?当日我姐姐任芯去药房领药,任远那厮不肯给我们,是你在他身边说了几句,也是你去拿的这些丹药!”

任峰的声音清冷,每一句话,都让那仆役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到了最后,他更是开口笑道:“你现在说你不知情,莫非是把二长老当成傻子?”

一句话,瞬间把二长老也给气的直吹胡子。

他若是在不做点什么,到时候包庇的意图可就太明显了,恐怕日后也难以服众。

面色一狠,二长老便是厉声道:“任虎,鞭刑伺候,打到他说为止!”

旁边的任虎微微一愣,却又是急忙与其他执法队成员领命,皆是从腰间取下一盘盘精铁所制的铁鞭,便是毫不犹豫的挥下。

另一头,大长老目光一闪,却并没有说什么。

而任峰的眼神亦是越发冰冷……

他知道,二长老已经起了杀心,这是想要借任虎之手,当场击杀这仆役,好来一个死无对证。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

    Duplicate entry '698248' for key 'PRIMARY'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2.136.29','2021-08-02 13:36:37','','classid=14','0','53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