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23. 为她沾血

独家枭宠

乐行春 著

连载中免费

林染嫁给奥尔年的第二天,被他亲自动手送入了监狱。五年后,她入狱,无怨无怨无悔地回他身旁,换得的却他的二度伤害。他一枪射进她的心脏,疑虑了她所有的希望。却命运,却注被点名的女人拖着步子,慢慢穿过走廊,走出监狱大门。。……

免费阅读

“没什么好澄清的。”莫斯年淡淡道,“这是事实。”

“莫斯年!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莫庭生怒道,“你这么大张旗鼓的办葬礼,你让白家的面子往哪儿搁?你难不成想让所有人都觉得,楚楚是小三吗?”

不提白纤楚还好,一提到他,莫斯年脸色就阴沉了:“她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混账东西!”莫庭生气得发抖,“你要是敢为了那个女人和白家翻脸,你就滚出莫家!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还有,明天的葬礼我希望您能出席,送您儿媳最后一程。”莫斯年语气很平静,冷淡底下却有锐气和怨意,“等阿染入土为安以后,所有人欠她的,我会一分一分地讨回来!”

“莫斯年……”他话没说完,就被切断了。莫庭生怒火中烧,无处发泄,狠狠地砸了手机,“这个逆子!”

“莫叔叔您别气坏了身子。”白纤楚赶紧上前扶住他,刚才的电话开了扩音,她将莫斯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她忍不住担忧,“我们之前那些事,斯年他……他是不是都知道了?”

莫庭生皮笑肉不笑地冷冷道:“就算他真的知道又能怎么样?这小子还敢对我动手吗?!”他安抚白纤楚,“楚楚你别担心,我只认你这一个儿媳妇!”

有了莫庭生做靠山,白纤楚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周日的葬礼,莫庭生自然没出现。

莫斯年想,林染死后的这段时间,大概是他这辈子,最了解她的时候,他翻遍了她过去二十五年的人生,查到了她母亲下葬的地方,在附近买了一块坟,就把林染葬在那里。

林父因为身体突然恶化,住在了医院里。参加葬礼的只有宋致远。

宋致远跪在坟前,嚎啕大哭。临走前,他恶狠狠地对莫斯年说:“你欠她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莫斯年没有说话,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定格了她二十五岁的年华。

她曾说:“莫斯年我要你永远记得我!我要你今生今世永不安宁!”

他极淡地笑了笑,眼里黯淡一片:“阿染,恭喜你,得偿所愿。”

他想自己余生,都不会安宁。

这是她给他的诅咒。

他认命。

她爱了他整整八年,他用下半辈子还。

而别人亏欠她的,他要全部替她讨回来!

上均馆会所。

昏暗的地下室内,只有从天窗透进来几缕天光,浮尘在期间明明灭灭。空气压抑得要命,只有男人女人痛苦的呻吟。

男人被打得不成人形,不住地磕头求饶。

“莫先生,您饶了我吧……我也不知道林染是您太太……对不起莫先生,我知道错了!您大人有大量,放我一条活路。”

这狱医在监狱权力很大,林染在监狱的时候,就是他授意,让监狱里的人,狠狠欺负折磨林染。

就连她怀孕期间,他也没让她好过。

莫斯年陷在猩红的沙发里,人在暗处,看不清面容,只有声音,平静得令人胆寒。

“放你一条活路?”他冷笑,眸光阴骇,“我太太身上每一道伤口,都够你死一百次!不过就这么让你死了,太便宜你们了,家破人亡的滋味,你也该尝尝。”

“莫先生!”狱医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膝盖朝前爬了两步,跪在莫斯年脚边,“莫先生,我儿子今年考大学,求求您……求求您高抬贵手。我……我当年也是拿钱办事。”

莫斯年搭在沙发扶手的手一寸寸收紧,声线绷得发颤:“是谁支使的?”

“是……是白小姐,白纤楚!”狱医心一横,把什么都说了,“她让我安排人,好好收拾林染。”

白纤楚!

原来那个女人一直在演戏!

白纤楚根本没有因为醉酒忘记那晚她杀了白凌浩的事,或许是不是意外都难说。她也知道林染替她顶罪入狱了……

莫斯年瞳孔皱缩,一把揪住狱医满是血污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拎起来:“白纤楚知道林染怀孕的事?!”

狱医在莫斯年手里像待宰的羔羊,都成了筛糠。

“白小姐的意思是,不让孩子出生。她想……一尸两命最好。”

一尸两命?!

这四个字听起来就令他不寒而栗。

莫斯年有种想杀人的冲动,他扔下狱医,临走前,冷冷吩咐:“卸他一条胳膊一条腿!”

“是,莫爷。”

“莫爷,求您……啊!!”

男人的惨叫声凄厉无比。

莫斯年连头都没回一下。

他是商圈里风光无限的莫总,也是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莫爷。

黑白两道,他花了十年的功夫,爬到了今天的位置。

其实从五年前开始,他就不沾血了。

但今天起,这个规矩彻底破了。

林染死了,曾经害过她,负过她的那些人,凭什么安然无恙的活着?!

他不许!

白纤楚和莫氏集团工作上的所有合约被中断了。

此外,莫氏集团也从白纤楚名下的珠宝公司VN撤资,这一举动,直接导致VN公司股票大跳水。

市面上闹得沸沸扬扬,就连八卦杂志都在传,莫斯年高调下葬了从未在人前出现过的莫太太,如今又对白纤楚如此绝情。两个当事人之间的关系被编排得五花八门。成为近几年最大的瓜。

白纤楚当然知道莫斯年是故意的,他在替林染鸣不平,为她报仇。

她恨得牙痒痒,那个女人死了还留下这么多后患!

白纤楚不敢直接去找莫斯年,她先联系了莫庭生,在电话里哭得楚楚可怜:“莫叔叔,斯年他真的一点旧情都不顾……”

当天傍晚,一直服侍在莫庭生左右,只听他差遣的阿元就出现在了莫斯年的办公室。

“少爷,老爷请您晚上回家吃饭。”

他连阿元都派出来了。

莫斯年将手里的文件一扔,皮笑肉不笑地扯了下嘴角:“我说不去呢?”

阿元微微垂头,语气没有丝毫波澜:“如果请不动少爷,恐怕我要打扰林小姐身后的安宁了。”

莫斯年风平浪静的脸上,露出一丝阴霾:“你找死?”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