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22. 欠她的,他还不起

独家枭宠

乐行春 著

连载中免费

林染嫁给奥尔年的第二天,被他亲自动手送入了监狱。五年后,她入狱,无怨无怨无悔地回他身旁,换得的却他的二度伤害。他一枪射进她的心脏,疑虑了她所有的希望。却命运,却注被点名的女人拖着步子,慢慢穿过走廊,走出监狱大门。。……

免费阅读

莫斯年带着林染的尸体回了国。

但回国的第一件事,不是把人下葬,而是提取她的DNA送到医院去和林父的做比对。

他始终怀着一丝侥幸。

他希望她还在跟他玩这些把戏,还在骗他,报复他。

可最终的结果显示,死者和林父的DNA完全匹配。

死的人,就是林染。

鉴定结果送到莫斯年手里时,他感觉到内心有一块地方,轰然坍塌。

做鉴定的医院,就是林父住院那一间。

林染的尸体也被莫斯年秘密寄存在医院的太平间,可消息还是走漏了。

当天傍晚,莫斯年走出公司门口,林父就冲了上来。

“莫斯年!”他揪住了他的衣领,老泪纵横,很吃力地质问,“我女儿呢?染染呢?你把她怎么样了?为什么要验DNA?!”

他没看到林染的尸体,但他知道莫斯年拿一份DNA和自己的做比对,出来的结果还是百分之百匹配。

林父第一反应就是女儿出事了。他拔掉针头就直接冲到了莫氏集团,来找莫斯年对峙。

好像全世界都在提醒他,林染已经死了。

莫斯年抬手制止了想上前的保镖,包括傅沛在内。

他低声对林父说:“阿染的葬礼,定在这周日。请您出席。”

葬礼?

林父脑中轰鸣一声。

“染染她……”他死死拽着莫斯年的领口,恨不得掐死他,“你赔我女儿!”哀恸的哭嚎了一声后,一口气没提上来,人直接抽了过去。

莫斯年亲自将人送去医院。

他临走前交代院方:“照顾好林老先生,他要出什么意外,我让你们医院负全责!”

院长诚惶诚恐:“莫先生您放心。”

傅沛想跟,被莫斯年拒绝了:“你留下,守着他。”

他独自开车回到了碧水湾。

黑漆漆空荡荡的屋子,这里面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气息,无论颜色还是家具,都按照他喜欢的风格来,请冷得有些孤独。她就在这间房子里,守了他三年。

无论什么时候他回来,客厅里都亮着一盏灯。

“你回来啦?”

她似醒未醒,带着笑的声音,再也不会有了……

莫斯年倒在沙发上,客厅空得似乎有回音,将他沉闷而绵长的呼吸被放大成一种要命的寂寞。

他喉咙发干,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苍白的灰烬在黑暗中簌簌地落下,像一场雪。

莫斯年如同死人一样静默地躺着,一动不动,他望着楼梯口,那里慢慢亮了起来,是他眼底的光。

在光芒中,林染穿着婚纱一步步朝他走来,笑得眉眼弯弯,在问他:“我好看吗?”

莫斯年微微笑了,补上了欠她的回答:“很美。”

幻象在一瞬间消失。

眼前只余黑暗。

他头一次觉得寂寞难熬,安静和孤单都成了折磨,他快要疯了!急需一个宣泄口。

莫斯年掐灭烟头掐灭,抓起车钥匙,匆匆逃出了这栋房子。

他开车去了笙歌酒吧,S市出了名的消金窟。他一个人坐在半开放式的卡座里,看着楼下舞池那群纸醉金迷年轻的肉体随着音浪晃动,在五彩斑斓的幻灯里放大欲望。

声色犬马的热闹里,他的孤独愈发喧嚣尘上,想搭讪的女人都被他一身阴冷的低气压逼退。

莫斯年点了十瓶洋酒,喝的烂醉如泥。

酒吧里的人自然清楚他的身份,无人敢上前劝阻,又怕他真这么喝死过去。最后还是老板硬着头皮联系了傅沛让他来接人。

傅沛赶到的时候,莫斯年还在喝,他从没见过这么颓败的莫斯年,好像他的生气随着林染的死,一并丢了。

他就像个行尸走肉。

“斯年!”傅沛拦住他的酒杯,皱着眉说,“别喝了。”

“滚!”莫斯年看都没看他一眼,暴戾地甩开他的手。

“莫斯年!”傅沛略略抬高了声音,“林染再过几天就要下葬了,你就这副样子去送她?你觉得她会喜欢看到这样的你吗?”

林染两个字,像把刀扎进了他的心脏。

莫斯年抬头看着他,猩红的眼眶里是疯狂和绝望,他大笑起来:“傅沛,你知道吗?这世上没人比她更爱我,可我在她死了以后,才明白,原来我对她并不是毫无感觉的。但她就这么死了!”

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绝望?

她终是成功地报复了他,用她这条命。

莫斯年闭了闭眼睛,终于淌下泪,酒精瓦解了他的理智和镇定,他满心的懊悔和自责在一遍遍鞭挞着他。

“是我自作孽,让她怕我,躲我。我把她逼到了绝路!”他苦涩地笑着,两眼放空了,低喃自语,“其实让她得意一下又怎么样?她想当莫太太就由着她,她想要RG的单子,给她便是了。她喜欢什么,我就两手奉上……又如何呢?”

傅沛被震在当场。

他从来不知道,莫斯年对林染的感情……原来早就不是林染一个人的独角戏。

她渗入了他的生活,渗入了他骨子里……

她在的时候,他尚且不觉得如何。

可现在她死了。

就像硬生生从他身体里挖出来一块肉,他痛不欲生。

最后莫斯年醉成了一滩烂泥,傅沛把他扛了回去,不放心他一个人,傅沛就守着他。

半夜莫斯年爬起来,冲进卫生间里吐得撕心裂肺。傅沛走过去的时候,里面弥漫着一股酒气,莫斯年坐在地上,背靠着墙闭着眼睛喊着:“小七,醒酒茶。”

傅沛叹了口气,转身去替他倒了杯醒酒茶,回来时,莫斯年已经清醒了不少,他接过,一口喝完,什么话也没说,灰白着一张脸回到床上重新躺下了。

林染的葬礼,莫斯年办得异常高调。

他昭告天下,向全世界宣布,她莫太太的身份。

风风光光地以莫斯年亡妻的名义给林染下葬。

这是他欠她的,如今,他还给她。

莫庭生得知消息后被气得不轻,一通电话打过去破口大骂:“你小子疯了是不是?!赶紧开个新闻发布会,把事情澄清!”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