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17. 套路莫斯年

独家枭宠

乐行春 著

连载中免费

林染嫁给奥尔年的第二天,被他亲自动手送入了监狱。五年后,她入狱,无怨无怨无悔地回他身旁,换得的却他的二度伤害。他一枪射进她的心脏,疑虑了她所有的希望。却命运,却注被点名的女人拖着步子,慢慢穿过走廊,走出监狱大门。。……

免费阅读

“谁他妈多管……”高昊被搅了好事,刚想破口大骂,看清面前一身灰色西服的男人,当时脸就白了,见了阎王似的,“莫……莫总?”

“我让你离她远一点,你当没听见?”

莫斯年面色阴沉,周身都是暴戾,本就强大摄人的气势,此时锋利的刀片一样削下去,还没动手,高昊就觉得自己已经去了半条命,赶紧磕头保命:“莫总,莫总我鬼迷心窍,可……可她也不是您的女人啊。”

语气里多少有点纳闷和不甘。

他试探过莫斯年的意思,这冷面阎王对这女人分明毫无兴趣。

莫斯年只看了眼旁边衣衫不整,神智迷离的林染,就已经生出要杀人的冲动。

“滚!”

高昊赶忙连滚带爬地跑了。

莫斯年沉吸了口气,去看林染的情况:“林染,你怎么样?”

她脸颊酡红,像搓了最艳的胭脂,眼神有点涣散,抗拒地推着他:“别碰我……”

他凑近,低声:“林染,你看清楚我是谁。”

林染在他怀里软成了一摊,似乎勉强维持着理智,叫出了他的名字:“莫斯年……”而背在莫斯年身后的手,却朝着高昊逃命的方向,比了个ok的手势。

这一切莫斯年自然毫无察觉,他沉着脸将人打横抱起,好在他的车就停在附近。

他看林染的情况,撑不到去医院。直接开到了最近的一家酒店,把人抱进总统套房,一脚踹开浴室的门,将林染放在浴缸里。

花洒从头淋下去。

林染被浇了个激灵,身上的热度终于开始消退,却难耐地哼出了声。

“我好难受……”她无意识地喊着他的名字,“莫斯年……我好难受。”

她融成了一摊春水,潋滟惊人,贴身的裙子沾了水更让曲线毕露,海藻般浓密的长发铺散在身下,衬得肤白如雪,美艳惊人。

这具身体,这个女人,有三年时间,完完整整的属于他。

在林染入狱以后,他几乎没沾过其她女人。

他以为自己在这方面的欲望需求很低,可这一刻,这具熟悉的身体,妖娆的出现在面前,加上她无意识的叫着他的名字。

视觉和听觉的双重刺激下,莫斯年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小腹烧着一团火,他的欲望在慢慢抬头……

莫斯年呼吸都粗了。

他想是自己太久没碰过女人了,加上林染今天晚上三番四次的勾她,他才会起这种该死的反应。

“莫斯年……”水里的女人睁开了眼睛,眸子里浮着一层迷蒙的情欲,哑声唤他。

林染神智早已经清醒,想骗过莫斯年,不来真的肯定不行。但她让高昊下的药剂量很克制,一个小时内药效就会过去,不过身体的热度不散,看上去依然是中了药的样子。

她就趁此机会,睡了莫斯年!

“我好难受……”她知道莫斯年有感觉,他动情的样子她见过很多次,在床上。林染拽着他的衣角,将人拉向自己,“莫斯年……你帮帮我……”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她,林染被他看得心慌意乱,水下的手指微微收紧,她在赌,赌他对自己的身体还有残念。

她看着这男人屈膝半跪在浴缸边,和她平视,缓缓凑近了,修长的食指拂过她柔软的唇,林染心里一惊,她看见了莫斯年眼底掠过的幽光。

他冷然道:“人清醒了就别装了。你勾男人的手法很拙劣。”

林染恹恹地往后一仰,靠在浴缸台上,闭目,轻笑,像个要不到糖在耍赖的孩子:“真糟糕,还以为会上当呢。”

莫斯年眸光深黯,忽然扔掉花洒,单手摁住她的后颈,附身吻了上去,唇舌间攻城略池。她到底抵不过,不到两分钟,已经有些窒息的闷感。

脸上潮红更甚,睁开一双小鹿般的眸子欲念迷离地望着他。她温热的唇移到他耳边,气息滚烫:“莫斯年,你想要我吗?”

男人的身体微微一僵。

他拨开她的手,脸上只有凉薄和戏谑:“你想爬我的床,是为了拿下RG的单子,还是想跟我叙旧?”

林染其实也没指望能这样糊弄过他。

黑白两道通吃的莫斯年,一双眼睛毒得很。

在他面前演戏,除非巧夺天工,否则就是自寻死路。

他看出了她另有所图,只不过以为她想借机图RG的合作而已。

殊不知爬上他的床,就是她的最终目的。

生意,幌子罢了。

但林染偏偏不能否认。

“莫总觉得呢?”她将问题抛了回去。

这一声莫总,把两人的关系拉回了生意场。

莫斯年一手掐住了她纤细的脖子,她喉咙上青色的血管就在他指间,生杀予夺,全凭他的意思。

“别以为我救了你,就代表我在乎你。我只是不想我碰过的东西,被那种货色染指。”他越愤怒的时候,越平静,只有眼神是阴冷的,令人不寒而栗。

他阴测测地警告她:“林染,没人比你更清楚,算计我的下场。”

其实如果这笔交易的对象,换成除莫斯年以外的任何男人,林染想她都不会答应得那么痛快。

看他愤怒,看他失控,她莫名觉得痛快。

她一点都不挣扎,就那样望着他,感受着喉咙里的窒息。

“莫斯年……”她还在笑,“我在你手里,死过很多次……”

掐住她喉咙的手,倏然僵住。

莫斯年幽深的眸底映出她瑰艳秾丽的脸,但他知道她不化妆的模样,清丽无双。

她还有一双很美的眼睛,不爱笑,却把所有的笑容都给了她。

从女孩到女人之间,风华正好的那八年,也给了他。

她说他们两清了。

其实他到底是亏欠了她的。

莫斯年缓缓松开手,一言不发地盯着她。

她居然从他眼里,看到了一丝怜悯和心疼。

这样的眼神,让林染心尖都在发颤。

她害怕了,害怕自己又一次为他不经意流露出,近乎施舍的温柔沦陷。

在莫斯年薄唇微动,要开口的前一刻,她不知道哪儿生出来的力气,猛地抬起上半身,身勾住他的脖子,将人拉进了水里。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