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古典仙侠 → 斩魔剑小说

斩魔剑

画笔张小千

连载中免费

铸剑师山庄庄主司马明派汪洪等师兄弟前去密林取“血龟”,却谁知在抵达之后,已有近一绿衣怪人再行已取得,孤独无助之下只得赶回铸剑师峰,途经一村庄,本来是为了为民除害的六师兄弟,却谁知杀了“荒淫无度何三”的手下,为了避免出现更大的祸端,孙波一意孤行,杀了发出邀请他们月逢十五大又圆,酷暑转眼即逝,转眼即是中秋了。在月色的照耀下,名剑山显得格外的神秘动人。名剑山有三主峰,外围十六岭。山峰之间全是铁索相连,峰上建筑雕龙玉凤,宛如仙境一般。名剑峰上下设有庄主、左右剑士、剑法传授师、甲等弟子、乙等弟子、仆从,上上下下几百千号人。分别占据主峰以及周围分岭。时临中秋,大伙忙碌着挂灯笼,名剑峰有了灯笼的点缀,加之月色的笼罩,整个生机勃勃、富丽堂皇。主峰之上,名剑阁中,虎榻之上半卧一人,身着白色棉衫,一手托着紫砂壶,一手拿着本书,眼睛半闭,好似清闲。此人乃是名剑山庄庄主司马明。司马明少年时拜少林高僧玄慈大师门下,习得一身好筋骨,并得真传“鹰翼功”,双臂神力,数百斤的鼎,能排开丈许外。群战之中,双臂展开能弹开十数人。因为其臂力惊人,一般的剑过手挥之即断,所以使用的宝剑需用百十斤钢特制锻造而成,因十几年前巧得天外玄石,经西域名家铸剑师造出龙翎巨剑,剑长五尺,剑宽九寸,重一百零八斤,重剑无刃,但却破石剁铁,似如刀切豆腐,从此仗剑走江湖,震动大江南北,因为舞剑之时发出嗡嗡低鸣声,似若龙鸣虎啸,四周剑气横生,百步之内沙尘飞扬。江湖外号:“神龙剑”。话说汪洪等人因没能扑捉到“血龟”,又因路途中烧杀村庄,一路劳碌奔波赶回了名剑山庄,汪洪等人在名剑山庄只是乙等弟子,司马明不知村中之事,只觉六人办事不利,便打发六人下去干粗活,汪洪被安排去了后山看管果树,孙波张虎等人安排去了菜地,因为汪洪拜师学艺时间较早,求情之下留下了带回的四岁男童,允许他自己带着在后山果园看管。汪洪并不因为此事而气恼,在后山里带着男童,只要管理好了果园,其余也并没有什么不好。静下来之时,突然想起了仇南天让他转告司马明的话来,仇南天曾说:“你回去之后替我跟司马明传句话,我仇南天迟早会上名剑峰,取他狗头”。但想起师父本领高强,那仇南天武功虽高,想打败“神龙剑”司马明,却也是万万不能办到的。便也就把此事忘记了。……时间转眼即逝,两年时间匆忙过去,名剑山庄上依旧安静祥和,名剑山庄因为传授剑意以及司马明江湖地位的高涨,整个山庄也越发欣欣向荣,每年到山上送礼之人络绎不绝。各路豪杰也都相继前来拜会。司马明虽是个莽汉,其夫人却是扬州商家子弟出身,将名剑山庄积攒的钱财在山下置办了产业,有镖局、钱庄、赌场、酒楼等,这样一来,镖局的武师,钱庄的护卫,赌场的护卫,用山上的弟子足足有余,也能弟子积攒些钱财,一方面又为山庄增加收入,如此名剑山庄不管是武林还是地方商界,都是首屈一指的。孙波张虎等人因为两年安静本分,一年的时候就已经回到了乙等弟子的队伍之中,汪洪本也可以回到乙等弟子中继续习武,但因为带着小孩,愿意继续留在果园,但因为本是弟子出身,加上老实本分,山庄中另外安排了两个仆从打理果园,汪洪这下便清闲了许多,男童已经长高了不少,已经六岁多了,长到了汪洪的腹部了,汪洪爱叫他“小子”,因为来了新园丁,都笑话这“小子”没有姓名,汪洪于是给他取了个名字叫“汪洋”,能像大海一样宽广的意思。汪洋从小懂事,特别听话,新园丁还没有来之前,他都已经学会帮着汪洪处草了,汪洪也很喜欢汪洋,汪洪已经三十岁了,看着小洋洋,就像对待自己亲生孩子一般。汪洋因为天资聪慧,虽然年龄仅有六岁,但说起话来就像大人一样。但因为活动的范围小,加上能说话的人也很少,很多语言说的并不清楚,但一个小孩儿聪明,哪怕是他说的不清楚,都能让人开怀一笑。汪洪在尽情一笑之后,脸上总有说不出的东西在弥漫。每到这时小洋洋就会口巴巴的对汪洪说道:“伯伯,你怎么又不笑了呢?是洋洋惹你生气了吗?洋洋乖,伯伯生气”。汪洪看着乖巧的洋洋,心里总会浮现火海里的村庄,心里想着:要是洋洋在父母身边,一家人该有多开心,共享天伦,是一番多么幸福的景象啊!带着亏欠,汪洪总是深深地抱着洋洋许久。汪洪虽然是习武之人,但是师兄弟之间数他学问最好,特别是学文识字,洋洋五岁时就已经在开始教他学习认字读书了,洋洋本就聪明伶俐,不到半年就能从一数到一百,文字也能写出百多个了,到了六岁多时,一般的算术根本难不倒他了。汪洪找来了书籍给他看,一本唐诗三百首,能够认识一大半的文字,并且能背出几十首唐诗了。汪洪欣喜之极,暗暗欣喜道:“我从没见过这么聪明机智的小孩儿”。人吃五谷,哪有不生病。小洋洋一天清晨都快中午了,都还在睡觉。汪洪因为帮着下水果,叫了几次洋洋都没见他起床。等下完了水果都是中午了。见洋洋还在睡觉。感觉不对,赶紧去抱洋洋,发现洋洋浑身发烫,口中喃喃自语,都烧糊涂了。汪洪着急万分,抱着洋洋就往山下赶去,一口气跑到了城里都是邻近傍晚了,找到了药铺,大夫一看小孩儿烧的厉害,忙叫人倒了碗冷开水来叫汪洪慢慢全部喂下,然后大夫去药柜上取药,大夫心细,见汪洪急匆匆赶来,问道:“你们没在城里住吧,小儿烧的厉害,我叫小吴先给你熬一副药给小儿喝下吧”。说完就叫了小吴过来,去后堂炉火上熬药去。洋洋喝完开水,渐渐苏醒,对汪洪说道:“伯伯,我饿”。汪洪摸摸身上,并没有什么吃的,大夫忙叫人取来一碗白米粥,洋洋吃了半碗,又昏睡过去。折腾了半夜,总算给洋洋服下了一副中药。另外大夫打包好了六包药,递给汪洪,嘱咐好了用法之后,汪洪取了十两银子放在大夫手里,好深好谢。大夫忙将钱退了九两到汪洪手里,说道:“用不着这么多”。汪洪感激万分,向大夫鞠了一躬后含泪转身离去。他这些年在名剑山庄接触的都是江湖之事,此时怀中洋洋发烧之时,如不及时救治恐怕生命危险,大夫如此救人于水火,医德人品俱在,心中佩服万分,感激万分。也不知道怎么就流出了眼泪来。街道上已经灯星奚落了。已经是深秋了,半夜里凉风刮着,汪洪忙用自己的衣服包住睡着了的洋洋,找了几条街,终于找到了间旅店。跟洋洋喂了几次水后,五更天才勉强睡着了。“叮叮叮,当当当”窗外很热闹的声音阵阵传来,这一醒都已经是次日晌午了,汪洪首先是用手趟了趟洋洋的额头,终于好多了,这时洋洋也醒了过来,见住在旅店里,好是新鲜,本想跳起来看看就近,却因刚刚发了高烧,身上还发软,只好坐在床铺用一双大大的眼睛观察着周围,口中问道:“伯伯,这是什么地方,好漂亮啊。”洋洋一直居住在山上简易的园蓬中,没有见过装修的整洁的旅店。汪洪说道:“这是城里的旅店”。“城里,就是你常常给我说的很大很大的房子有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的地方吗?”他把城想成了一栋大房子了。“恩,是有很多房子组成的城,我带你到窗口看看你就知道了”。汪洪抱着洋洋,推开了窗户,外面光线很刺眼,洋洋首先是双手捂住了双眼,然后传来他“哇哇”的惊叹声,外面琼楼玉宇,碉楼别墅,旌旗锦带随风飘逸,街道上人来马往,街道两旁小贩堆积,酒楼外面更是大声嚷嚷的呼喊。洋洋对城里的一切都很入迷,仔仔细细的从近看到远,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多遍,终于说了句:“好大,好多人,伯伯,我怕”。汪洪哈哈笑罢说道:“傻孩子,怕什么,走,伯伯带你买新衣服去”。“好哦!买新衣服咯!穿新衣服咯!”洋洋挥舞着双手,高兴的不得了。汪洪给洋洋买了几个木偶、木剑,洋洋拿在手里瞧了又瞧看了又看,喜欢得不得了。然后到了一间布衣店里买了两套现成的小孩秋装。因为洋洋生着病,没逛一会儿洋洋就有些乏困了,想到洋洋没吃东西,自己折腾了一天也饿了,于是找了一间酒馆进去了。中午时分,酒馆里宾朋满座,店小二们热热闹闹边报着菜名边上着菜,老板在柜台上忙着拿酒结账,根本找不不过来。汪洪进店好好不容易看见西窗角落里还有一张空桌,这才安稳入座。店小二端来了茶水,汪洪点了三四个菜,慢慢坐着等。洋洋在一旁玩着手中的新玩具,乐在其中。因为坐在角落里,汪洪背靠着墙,在这个位置恰好能看到大半个大堂,偶一抬头才发现有一个红棕色头发的人隔自己两桌外正吃着饭,那人不正是仇南天是谁,他身边多了两个青色衣装的年轻人。汪洪忙用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眉头,作掩盖状,默默观察动静。不一会儿小儿端来了米饭和一盘青椒肉丝,洋洋喜欢吃肉丝,汪洪给他夹了一半在饭上面,洋洋就乐乐的吃了起来。因为酒店中生意很好,上菜比较慢,等到回锅肉、肉片汤、粉蒸肉、炒白菜上来之后,酒馆中已经客人稀疏许多了。可仇南天吃了饭依旧坐在那里,两个年轻人不断往外望,似乎在等人。就在这时,唯听见店外一连串哈哈声过后,走进来一白衣书生打扮的人,手中拿着把花鸟折扇,长发梳的光亮的在顶部扎了一纶巾,面若桃花,有三十多岁的摸样,一进店中就带来一股奇特的花香味,虽是个男人,却有着许多女人的癖好,但看上去却不想做作的娘娘腔,更是像有洁癖的风雅公子。紧随其后,跟了六七个随从。白衣人进店对着仇南天抱拳就呼:“仇兄,仇兄,让你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小弟罪过罪过啊”。仇南天见此人进门,起身也抱了个拳说道:“何兄弟不必客气,先坐下慢慢说”。仇南天身旁跟着的两个年轻人立马退下了桌子,忙命小儿换了新的酒菜,白衣书生忙说道:“仇兄,我们何不进雅间再继续叙旧,如何?”仇南天应道:“好,走,进雅间去说”。没错,这人就是人称“荒淫无道”何奇亮,此番仇南天找何三又有什么事情要商量呢。何三进雅间之前,把大堂内的客人都打量了一遍,何三眼睛犀利,每看一处都仿佛能看穿一般,眼睛虽在扫周围,脸上却一如既往的挂着神秘的笑。看到汪洪那桌时,汪洪故意侧过身给洋洋整理衣服,洋洋吃过了饭,在桌上玩着木偶,何三看到他时,他正抬起了头,好冲何三笑了笑。何三还说道:“这孩童,还挺乖”。随后就进了二楼雅间去了,随从们都站在了雅间外,不让人靠近。汪洪见何三和仇南天怎么同时来到了淮水城中,心中大骇,心想该不会是冲着名剑山庄来的吧。突然想起了两年多前仇南天向他说过的话,叫他转告师父的话。心中不安稳,忙收拾了东西,回到了旅店,走之前叫店小二熬好了中药,回来时已经冷了,冲了些热开水,给洋洋喝下,然后安排洋洋乖乖的到床上去,嘱咐道:“洋洋乖,伯伯出去给洋洋买点糖果,一会儿回来我们就回山上去,要乖,不许独自出去,外面有老虎哦”。洋洋说道:“伯伯去吧,去给洋洋买好吃的,洋洋乖,这就闭上眼睛睡觉”。说着就闭上了眼睛,汪洪摸了摸洋洋额头,转身出了门。却没料到,这一分别,却和洋洋半生难见。。……

编辑:朱颜瘦|19771次点击更新:2021-02-21

在线阅读

铸剑师山庄庄主司马明派汪洪等师兄弟前去密林取“血龟”,却谁知在抵达之后,已有近一绿衣怪人再行已取得,孤独无助之下只得赶回铸剑师峰,途经一村庄,本来是为了为民除害的六师兄弟,却谁知杀了“荒淫无度何三”的手下,为了避免出现更大的祸端,孙波一意孤行,杀了发出邀请他们月逢十五大又圆,酷暑转眼即逝,转眼即是中秋了。在月色的照耀下,名剑山显得格外的神秘动人。名剑山有三主峰,外围十六岭。山峰之间全是铁索相连,峰上建筑雕龙玉凤,宛如仙境一般。名剑峰上下设有庄主、左右剑士、剑法传授师、甲等弟子、乙等弟子、仆从,上上下下几百千号人。分别占据主峰以及周围分岭。时临中秋,大伙忙碌着挂灯笼,名剑峰有了灯笼的点缀,加之月色的笼罩,整个生机勃勃、富丽堂皇。主峰之上,名剑阁中,虎榻之上半卧一人,身着白色棉衫,一手托着紫砂壶,一手拿着本书,眼睛半闭,好似清闲。此人乃是名剑山庄庄主司马明。司马明少年时拜少林高僧玄慈大师门下,习得一身好筋骨,并得真传“鹰翼功”,双臂神力,数百斤的鼎,能排开丈许外。群战之中,双臂展开能弹开十数人。因为其臂力惊人,一般的剑过手挥之即断,所以使用的宝剑需用百十斤钢特制锻造而成,因十几年前巧得天外玄石,经西域名家铸剑师造出龙翎巨剑,剑长五尺,剑宽九寸,重一百零八斤,重剑无刃,但却破石剁铁,似如刀切豆腐,从此仗剑走江湖,震动大江南北,因为舞剑之时发出嗡嗡低鸣声,似若龙鸣虎啸,四周剑气横生,百步之内沙尘飞扬。江湖外号:“神龙剑”。话说汪洪等人因没能扑捉到“血龟”,又因路途中烧杀村庄,一路劳碌奔波赶回了名剑山庄,汪洪等人在名剑山庄只是乙等弟子,司马明不知村中之事,只觉六人办事不利,便打发六人下去干粗活,汪洪被安排去了后山看管果树,孙波张虎等人安排去了菜地,因为汪洪拜师学艺时间较早,求情之下留下了带回的四岁男童,允许他自己带着在后山果园看管。汪洪并不因为此事而气恼,在后山里带着男童,只要管理好了果园,其余也并没有什么不好。静下来之时,突然想起了仇南天让他转告司马明的话来,仇南天曾说:“你回去之后替我跟司马明传句话,我仇南天迟早会上名剑峰,取他狗头”。但想起师父本领高强,那仇南天武功虽高,想打败“神龙剑”司马明,却也是万万不能办到的。便也就把此事忘记了。……时间转眼即逝,两年时间匆忙过去,名剑山庄上依旧安静祥和,名剑山庄因为传授剑意以及司马明江湖地位的高涨,整个山庄也越发欣欣向荣,每年到山上送礼之人络绎不绝。各路豪杰也都相继前来拜会。司马明虽是个莽汉,其夫人却是扬州商家子弟出身,将名剑山庄积攒的钱财在山下置办了产业,有镖局、钱庄、赌场、酒楼等,这样一来,镖局的武师,钱庄的护卫,赌场的护卫,用山上的弟子足足有余,也能弟子积攒些钱财,一方面又为山庄增加收入,如此名剑山庄不管是武林还是地方商界,都是首屈一指的。孙波张虎等人因为两年安静本分,一年的时候就已经回到了乙等弟子的队伍之中,汪洪本也可以回到乙等弟子中继续习武,但因为带着小孩,愿意继续留在果园,但因为本是弟子出身,加上老实本分,山庄中另外安排了两个仆从打理果园,汪洪这下便清闲了许多,男童已经长高了不少,已经六岁多了,长到了汪洪的腹部了,汪洪爱叫他“小子”,因为来了新园丁,都笑话这“小子”没有姓名,汪洪于是给他取了个名字叫“汪洋”,能像大海一样宽广的意思。汪洋从小懂事,特别听话,新园丁还没有来之前,他都已经学会帮着汪洪处草了,汪洪也很喜欢汪洋,汪洪已经三十岁了,看着小洋洋,就像对待自己亲生孩子一般。汪洋因为天资聪慧,虽然年龄仅有六岁,但说起话来就像大人一样。但因为活动的范围小,加上能说话的人也很少,很多语言说的并不清楚,但一个小孩儿聪明,哪怕是他说的不清楚,都能让人开怀一笑。汪洪在尽情一笑之后,脸上总有说不出的东西在弥漫。每到这时小洋洋就会口巴巴的对汪洪说道:“伯伯,你怎么又不笑了呢?是洋洋惹你生气了吗?洋洋乖,伯伯生气”。汪洪看着乖巧的洋洋,心里总会浮现火海里的村庄,心里想着:要是洋洋在父母身边,一家人该有多开心,共享天伦,是一番多么幸福的景象啊!带着亏欠,汪洪总是深深地抱着洋洋许久。汪洪虽然是习武之人,但是师兄弟之间数他学问最好,特别是学文识字,洋洋五岁时就已经在开始教他学习认字读书了,洋洋本就聪明伶俐,不到半年就能从一数到一百,文字也能写出百多个了,到了六岁多时,一般的算术根本难不倒他了。汪洪找来了书籍给他看,一本唐诗三百首,能够认识一大半的文字,并且能背出几十首唐诗了。汪洪欣喜之极,暗暗欣喜道:“我从没见过这么聪明机智的小孩儿”。人吃五谷,哪有不生病。小洋洋一天清晨都快中午了,都还在睡觉。汪洪因为帮着下水果,叫了几次洋洋都没见他起床。等下完了水果都是中午了。见洋洋还在睡觉。感觉不对,赶紧去抱洋洋,发现洋洋浑身发烫,口中喃喃自语,都烧糊涂了。汪洪着急万分,抱着洋洋就往山下赶去,一口气跑到了城里都是邻近傍晚了,找到了药铺,大夫一看小孩儿烧的厉害,忙叫人倒了碗冷开水来叫汪洪慢慢全部喂下,然后大夫去药柜上取药,大夫心细,见汪洪急匆匆赶来,问道:“你们没在城里住吧,小儿烧的厉害,我叫小吴先给你熬一副药给小儿喝下吧”。说完就叫了小吴过来,去后堂炉火上熬药去。洋洋喝完开水,渐渐苏醒,对汪洪说道:“伯伯,我饿”。汪洪摸摸身上,并没有什么吃的,大夫忙叫人取来一碗白米粥,洋洋吃了半碗,又昏睡过去。折腾了半夜,总算给洋洋服下了一副中药。另外大夫打包好了六包药,递给汪洪,嘱咐好了用法之后,汪洪取了十两银子放在大夫手里,好深好谢。大夫忙将钱退了九两到汪洪手里,说道:“用不着这么多”。汪洪感激万分,向大夫鞠了一躬后含泪转身离去。他这些年在名剑山庄接触的都是江湖之事,此时怀中洋洋发烧之时,如不及时救治恐怕生命危险,大夫如此救人于水火,医德人品俱在,心中佩服万分,感激万分。也不知道怎么就流出了眼泪来。街道上已经灯星奚落了。已经是深秋了,半夜里凉风刮着,汪洪忙用自己的衣服包住睡着了的洋洋,找了几条街,终于找到了间旅店。跟洋洋喂了几次水后,五更天才勉强睡着了。“叮叮叮,当当当”窗外很热闹的声音阵阵传来,这一醒都已经是次日晌午了,汪洪首先是用手趟了趟洋洋的额头,终于好多了,这时洋洋也醒了过来,见住在旅店里,好是新鲜,本想跳起来看看就近,却因刚刚发了高烧,身上还发软,只好坐在床铺用一双大大的眼睛观察着周围,口中问道:“伯伯,这是什么地方,好漂亮啊。”洋洋一直居住在山上简易的园蓬中,没有见过装修的整洁的旅店。汪洪说道:“这是城里的旅店”。“城里,就是你常常给我说的很大很大的房子有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的地方吗?”他把城想成了一栋大房子了。“恩,是有很多房子组成的城,我带你到窗口看看你就知道了”。汪洪抱着洋洋,推开了窗户,外面光线很刺眼,洋洋首先是双手捂住了双眼,然后传来他“哇哇”的惊叹声,外面琼楼玉宇,碉楼别墅,旌旗锦带随风飘逸,街道上人来马往,街道两旁小贩堆积,酒楼外面更是大声嚷嚷的呼喊。洋洋对城里的一切都很入迷,仔仔细细的从近看到远,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多遍,终于说了句:“好大,好多人,伯伯,我怕”。汪洪哈哈笑罢说道:“傻孩子,怕什么,走,伯伯带你买新衣服去”。“好哦!买新衣服咯!穿新衣服咯!”洋洋挥舞着双手,高兴的不得了。汪洪给洋洋买了几个木偶、木剑,洋洋拿在手里瞧了又瞧看了又看,喜欢得不得了。然后到了一间布衣店里买了两套现成的小孩秋装。因为洋洋生着病,没逛一会儿洋洋就有些乏困了,想到洋洋没吃东西,自己折腾了一天也饿了,于是找了一间酒馆进去了。中午时分,酒馆里宾朋满座,店小二们热热闹闹边报着菜名边上着菜,老板在柜台上忙着拿酒结账,根本找不不过来。汪洪进店好好不容易看见西窗角落里还有一张空桌,这才安稳入座。店小二端来了茶水,汪洪点了三四个菜,慢慢坐着等。洋洋在一旁玩着手中的新玩具,乐在其中。因为坐在角落里,汪洪背靠着墙,在这个位置恰好能看到大半个大堂,偶一抬头才发现有一个红棕色头发的人隔自己两桌外正吃着饭,那人不正是仇南天是谁,他身边多了两个青色衣装的年轻人。汪洪忙用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眉头,作掩盖状,默默观察动静。不一会儿小儿端来了米饭和一盘青椒肉丝,洋洋喜欢吃肉丝,汪洪给他夹了一半在饭上面,洋洋就乐乐的吃了起来。因为酒店中生意很好,上菜比较慢,等到回锅肉、肉片汤、粉蒸肉、炒白菜上来之后,酒馆中已经客人稀疏许多了。可仇南天吃了饭依旧坐在那里,两个年轻人不断往外望,似乎在等人。就在这时,唯听见店外一连串哈哈声过后,走进来一白衣书生打扮的人,手中拿着把花鸟折扇,长发梳的光亮的在顶部扎了一纶巾,面若桃花,有三十多岁的摸样,一进店中就带来一股奇特的花香味,虽是个男人,却有着许多女人的癖好,但看上去却不想做作的娘娘腔,更是像有洁癖的风雅公子。紧随其后,跟了六七个随从。白衣人进店对着仇南天抱拳就呼:“仇兄,仇兄,让你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小弟罪过罪过啊”。仇南天见此人进门,起身也抱了个拳说道:“何兄弟不必客气,先坐下慢慢说”。仇南天身旁跟着的两个年轻人立马退下了桌子,忙命小儿换了新的酒菜,白衣书生忙说道:“仇兄,我们何不进雅间再继续叙旧,如何?”仇南天应道:“好,走,进雅间去说”。没错,这人就是人称“荒淫无道”何奇亮,此番仇南天找何三又有什么事情要商量呢。何三进雅间之前,把大堂内的客人都打量了一遍,何三眼睛犀利,每看一处都仿佛能看穿一般,眼睛虽在扫周围,脸上却一如既往的挂着神秘的笑。看到汪洪那桌时,汪洪故意侧过身给洋洋整理衣服,洋洋吃过了饭,在桌上玩着木偶,何三看到他时,他正抬起了头,好冲何三笑了笑。何三还说道:“这孩童,还挺乖”。随后就进了二楼雅间去了,随从们都站在了雅间外,不让人靠近。汪洪见何三和仇南天怎么同时来到了淮水城中,心中大骇,心想该不会是冲着名剑山庄来的吧。突然想起了两年多前仇南天向他说过的话,叫他转告师父的话。心中不安稳,忙收拾了东西,回到了旅店,走之前叫店小二熬好了中药,回来时已经冷了,冲了些热开水,给洋洋喝下,然后安排洋洋乖乖的到床上去,嘱咐道:“洋洋乖,伯伯出去给洋洋买点糖果,一会儿回来我们就回山上去,要乖,不许独自出去,外面有老虎哦”。洋洋说道:“伯伯去吧,去给洋洋买好吃的,洋洋乖,这就闭上眼睛睡觉”。说着就闭上了眼睛,汪洪摸了摸洋洋额头,转身出了门。却没料到,这一分别,却和洋洋半生难见。。……

免费阅读

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

  月逢十五大又圆,酷暑转眼即逝,转眼即是中秋了。在月色的照耀下,名剑山显得格外的神秘动人。名剑山有三主峰,外围十六岭。山峰之间全是铁索相连,峰上建筑雕龙玉凤,宛如仙境一般。名剑峰上下设有庄主、左右剑士、剑法传授师、甲等弟子、乙等弟子、仆从,上上下下几百千号人。分别占据主峰以及周围分岭。时临中秋,大伙忙碌着挂灯笼,名剑峰有了灯笼的点缀,加之月色的笼罩,整个生机勃勃、富丽堂皇。主峰之上,名剑阁中,虎榻之上半卧一人,身着白色棉衫,一手托着紫砂壶,一手拿着本书,眼睛半闭,好似清闲。此人乃是名剑山庄庄主司马明。司马明少年时拜少林高僧玄慈大师门下,习得一身好筋骨,并得真传“鹰翼功”,双臂神力,数百斤的鼎,能排开丈许外。群战之中,双臂展开能弹开十数人。因为其臂力惊人,一般的剑过手挥之即断,所以使用的宝剑需用百十斤钢特制锻造而成,因十几年前巧得天外玄石,经西域名家铸剑师造出龙翎巨剑,剑长五尺,剑宽九寸,重一百零八斤,重剑无刃,但却破石剁铁,似如刀切豆腐,从此仗剑走江湖,震动大江南北,因为舞剑之时发出嗡嗡低鸣声,似若龙鸣虎啸,四周剑气横生,百步之内沙尘飞扬。江湖外号:“神龙剑”。话说汪洪等人因没能扑捉到“血龟”,又因路途中烧杀村庄,一路劳碌奔波赶回了名剑山庄,汪洪等人在名剑山庄只是乙等弟子,司马明不知村中之事,只觉六人办事不利,便打发六人下去干粗活,汪洪被安排去了后山看管果树,孙波张虎等人安排去了菜地,因为汪洪拜师学艺时间较早,求情之下留下了带回的四岁男童,允许他自己带着在后山果园看管。汪洪并不因为此事而气恼,在后山里带着男童,只要管理好了果园,其余也并没有什么不好。静下来之时,突然想起了仇南天让他转告司马明的话来,仇南天曾说:“你回去之后替我跟司马明传句话,我仇南天迟早会上名剑峰,取他狗头”。但想起师父本领高强,那仇南天武功虽高,想打败“神龙剑”司马明,却也是万万不能办到的。便也就把此事忘记了。……时间转眼即逝,两年时间匆忙过去,名剑山庄上依旧安静祥和,名剑山庄因为传授剑意以及司马明江湖地位的高涨,整个山庄也越发欣欣向荣,每年到山上送礼之人络绎不绝。各路豪杰也都相继前来拜会。司马明虽是个莽汉,其夫人却是扬州商家子弟出身,将名剑山庄积攒的钱财在山下置办了产业,有镖局、钱庄、赌场、酒楼等,这样一来,镖局的武师,钱庄的护卫,赌场的护卫,用山上的弟子足足有余,也能弟子积攒些钱财,一方面又为山庄增加收入,如此名剑山庄不管是武林还是地方商界,都是首屈一指的。孙波张虎等人因为两年安静本分,一年的时候就已经回到了乙等弟子的队伍之中,汪洪本也可以回到乙等弟子中继续习武,但因为带着小孩,愿意继续留在果园,但因为本是弟子出身,加上老实本分,山庄中另外安排了两个仆从打理果园,汪洪这下便清闲了许多,男童已经长高了不少,已经六岁多了,长到了汪洪的腹部了,汪洪爱叫他“小子”,因为来了新园丁,都笑话这“小子”没有姓名,汪洪于是给他取了个名字叫“汪洋”,能像大海一样宽广的意思。汪洋从小懂事,特别听话,新园丁还没有来之前,他都已经学会帮着汪洪处草了,汪洪也很喜欢汪洋,汪洪已经三十岁了,看着小洋洋,就像对待自己亲生孩子一般。汪洋因为天资聪慧,虽然年龄仅有六岁,但说起话来就像大人一样。但因为活动的范围小,加上能说话的人也很少,很多语言说的并不清楚,但一个小孩儿聪明,哪怕是他说的不清楚,都能让人开怀一笑。汪洪在尽情一笑之后,脸上总有说不出的东西在弥漫。每到这时小洋洋就会口巴巴的对汪洪说道:“伯伯,你怎么又不笑了呢?是洋洋惹你生气了吗?洋洋乖,伯伯生气”。汪洪看着乖巧的洋洋,心里总会浮现火海里的村庄,心里想着:要是洋洋在父母身边,一家人该有多开心,共享天伦,是一番多么幸福的景象啊!带着亏欠,汪洪总是深深地抱着洋洋许久。汪洪虽然是习武之人,但是师兄弟之间数他学问最好,特别是学文识字,洋洋五岁时就已经在开始教他学习认字读书了,洋洋本就聪明伶俐,不到半年就能从一数到一百,文字也能写出百多个了,到了六岁多时,一般的算术根本难不倒他了。汪洪找来了书籍给他看,一本唐诗三百首,能够认识一大半的文字,并且能背出几十首唐诗了。汪洪欣喜之极,暗暗欣喜道:“我从没见过这么聪明机智的小孩儿”。人吃五谷,哪有不生病。小洋洋一天清晨都快中午了,都还在睡觉。汪洪因为帮着下水果,叫了几次洋洋都没见他起床。等下完了水果都是中午了。见洋洋还在睡觉。感觉不对,赶紧去抱洋洋,发现洋洋浑身发烫,口中喃喃自语,都烧糊涂了。汪洪着急万分,抱着洋洋就往山下赶去,一口气跑到了城里都是邻近傍晚了,找到了药铺,大夫一看小孩儿烧的厉害,忙叫人倒了碗冷开水来叫汪洪慢慢全部喂下,然后大夫去药柜上取药,大夫心细,见汪洪急匆匆赶来,问道:“你们没在城里住吧,小儿烧的厉害,我叫小吴先给你熬一副药给小儿喝下吧”。说完就叫了小吴过来,去后堂炉火上熬药去。洋洋喝完开水,渐渐苏醒,对汪洪说道:“伯伯,我饿”。汪洪摸摸身上,并没有什么吃的,大夫忙叫人取来一碗白米粥,洋洋吃了半碗,又昏睡过去。折腾了半夜,总算给洋洋服下了一副中药。另外大夫打包好了六包药,递给汪洪,嘱咐好了用法之后,汪洪取了十两银子放在大夫手里,好深好谢。大夫忙将钱退了九两到汪洪手里,说道:“用不着这么多”。汪洪感激万分,向大夫鞠了一躬后含泪转身离去。他这些年在名剑山庄接触的都是江湖之事,此时怀中洋洋发烧之时,如不及时救治恐怕生命危险,大夫如此救人于水火,医德人品俱在,心中佩服万分,感激万分。也不知道怎么就流出了眼泪来。街道上已经灯星奚落了。已经是深秋了,半夜里凉风刮着,汪洪忙用自己的衣服包住睡着了的洋洋,找了几条街,终于找到了间旅店。跟洋洋喂了几次水后,五更天才勉强睡着了。“叮叮叮,当当当”窗外很热闹的声音阵阵传来,这一醒都已经是次日晌午了,汪洪首先是用手趟了趟洋洋的额头,终于好多了,这时洋洋也醒了过来,见住在旅店里,好是新鲜,本想跳起来看看就近,却因刚刚发了高烧,身上还发软,只好坐在床铺用一双大大的眼睛观察着周围,口中问道:“伯伯,这是什么地方,好漂亮啊。”洋洋一直居住在山上简易的园蓬中,没有见过装修的整洁的旅店。汪洪说道:“这是城里的旅店”。“城里,就是你常常给我说的很大很大的房子有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的地方吗?”他把城想成了一栋大房子了。“恩,是有很多房子组成的城,我带你到窗口看看你就知道了”。汪洪抱着洋洋,推开了窗户,外面光线很刺眼,洋洋首先是双手捂住了双眼,然后传来他“哇哇”的惊叹声,外面琼楼玉宇,碉楼别墅,旌旗锦带随风飘逸,街道上人来马往,街道两旁小贩堆积,酒楼外面更是大声嚷嚷的呼喊。洋洋对城里的一切都很入迷,仔仔细细的从近看到远,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多遍,终于说了句:“好大,好多人,伯伯,我怕”。汪洪哈哈笑罢说道:“傻孩子,怕什么,走,伯伯带你买新衣服去”。“好哦!买新衣服咯!穿新衣服咯!”洋洋挥舞着双手,高兴的不得了。汪洪给洋洋买了几个木偶、木剑,洋洋拿在手里瞧了又瞧看了又看,喜欢得不得了。然后到了一间布衣店里买了两套现成的小孩秋装。因为洋洋生着病,没逛一会儿洋洋就有些乏困了,想到洋洋没吃东西,自己折腾了一天也饿了,于是找了一间酒馆进去了。中午时分,酒馆里宾朋满座,店小二们热热闹闹边报着菜名边上着菜,老板在柜台上忙着拿酒结账,根本找不不过来。汪洪进店好好不容易看见西窗角落里还有一张空桌,这才安稳入座。店小二端来了茶水,汪洪点了三四个菜,慢慢坐着等。洋洋在一旁玩着手中的新玩具,乐在其中。因为坐在角落里,汪洪背靠着墙,在这个位置恰好能看到大半个大堂,偶一抬头才发现有一个红棕色头发的人隔自己两桌外正吃着饭,那人不正是仇南天是谁,他身边多了两个青色衣装的年轻人。汪洪忙用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眉头,作掩盖状,默默观察动静。不一会儿小儿端来了米饭和一盘青椒肉丝,洋洋喜欢吃肉丝,汪洪给他夹了一半在饭上面,洋洋就乐乐的吃了起来。因为酒店中生意很好,上菜比较慢,等到回锅肉、肉片汤、粉蒸肉、炒白菜上来之后,酒馆中已经客人稀疏许多了。可仇南天吃了饭依旧坐在那里,两个年轻人不断往外望,似乎在等人。就在这时,唯听见店外一连串哈哈声过后,走进来一白衣书生打扮的人,手中拿着把花鸟折扇,长发梳的光亮的在顶部扎了一纶巾,面若桃花,有三十多岁的摸样,一进店中就带来一股奇特的花香味,虽是个男人,却有着许多女人的癖好,但看上去却不想做作的娘娘腔,更是像有洁癖的风雅公子。紧随其后,跟了六七个随从。白衣人进店对着仇南天抱拳就呼:“仇兄,仇兄,让你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小弟罪过罪过啊”。仇南天见此人进门,起身也抱了个拳说道:“何兄弟不必客气,先坐下慢慢说”。仇南天身旁跟着的两个年轻人立马退下了桌子,忙命小儿换了新的酒菜,白衣书生忙说道:“仇兄,我们何不进雅间再继续叙旧,如何?”仇南天应道:“好,走,进雅间去说”。没错,这人就是人称“荒淫无道”何奇亮,此番仇南天找何三又有什么事情要商量呢。何三进雅间之前,把大堂内的客人都打量了一遍,何三眼睛犀利,每看一处都仿佛能看穿一般,眼睛虽在扫周围,脸上却一如既往的挂着神秘的笑。看到汪洪那桌时,汪洪故意侧过身给洋洋整理衣服,洋洋吃过了饭,在桌上玩着木偶,何三看到他时,他正抬起了头,好冲何三笑了笑。何三还说道:“这孩童,还挺乖”。随后就进了二楼雅间去了,随从们都站在了雅间外,不让人靠近。汪洪见何三和仇南天怎么同时来到了淮水城中,心中大骇,心想该不会是冲着名剑山庄来的吧。突然想起了两年多前仇南天向他说过的话,叫他转告师父的话。心中不安稳,忙收拾了东西,回到了旅店,走之前叫店小二熬好了中药,回来时已经冷了,冲了些热开水,给洋洋喝下,然后安排洋洋乖乖的到床上去,嘱咐道:“洋洋乖,伯伯出去给洋洋买点糖果,一会儿回来我们就回山上去,要乖,不许独自出去,外面有老虎哦”。洋洋说道:“伯伯去吧,去给洋洋买好吃的,洋洋乖,这就闭上眼睛睡觉”。说着就闭上了眼睛,汪洪摸了摸洋洋额头,转身出了门。却没料到,这一分别,却和洋洋半生难见。

  蝉鸣、鸟叫……炎热的夏天,可以进入林子后却感觉阵阵寒气,越到森林深处连光线也奚落了。脚下全是枯叶枯枝,踩上去有些潮湿,很强烈的一股腐木味难以遮盖住。偶尔身边窜过一些看不清楚的动物,潮湿的树木上能看见慢慢盘动的蛇以及攀爬的红蜘蛛……越走树木越密,枯树已经淹没了膝盖。可这群人还在往里走,他们在寻找着什么,急匆匆的,根本不惧怕周边的危险。……终于到了林子中央了,树木渐渐退开,也能见到天空了,出现在眼底的是一个十几见方的水潭,水潭中间立着几根像剑锋的青石,青石上长满了青苔,藤蔓缠绕,这群人来到这里时发现已经有一个人到了那里,只见那人盘坐在水潭旁的石头上一动不动,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潭中冒着气泡的水。这群人中带头的人示意下面的人别发出声,藏在了一块是壁后静静观察。只见石头上坐着那人年约五旬,鹰钩鼻,丹凤眼,浑身皮肤发青,头发却是红棕色,身披一间草青色外褂,腰间系了一支朱红色葫芦,手中拿着一老藤拐杖。正在这时,身后一条三尺多长的青蛇却已经靠近了他的身边,此人聚精会神看着潭中变化,却未曾发觉一般。后来这群人心中暗叫一声好,心想如此毒蛇一咬之下,是敌是友都就可以解除警戒了。但见那青蛇悄无声息,已经离那青衣怪人不到一尺,正欲当头咬下,却把头缩了回来,调头正欲逃走,不料身子却已腾空,竟然已经在青衣怪人的手中,只见青衣怪人脸上显出一丝怪笑,尽然生吞了那条毒蛇。后来那群人不禁背上一麻,更不敢轻举妄动了。转眼之间,已经到了晌午,烈日当头,潭中热气上腾,与林中寒气交错,尽然形成了烟雾,潭中气泡也越是冒的越多,竟然像开了的水一般。只见那青衣怪人自语道:“老子已经等了你三天三夜,看你龟儿今天怎么跑”。眯起双眼,就像能把潭底看穿一般。正在潭水咕咕咕不断冒泡时,石峰下面竟然跑出来一只碗口大小浑身透红的血龟出来。只见那青衣怪人一个蜻蜓点水,还未等看清楚人影已经到了血龟旁边,血龟一个翻身,又钻到了水里,青衣怪人见机会就要消失,一个倒立也跟着钻进水中。躲在石壁后的那群人见那怪人半响不出,一窝蜂的也挤了出来,此时潭水烟雾特大,水中气泡上腾,哪看得见人影。这群人有六个人,带头的年纪稍长,只见他用手轻轻躺了躺潭水,忙缩了回来对下面的人说道“这水寒冷之极,入手刺寒,庄主叫我等前来捕捉血龟,见那绿衣怪人功夫如此了得也不一定活着上来,哎,我等如何是好?”其余的人也显得无可奈何,只是盯着潭中,却也闷不做声。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那青衣怪人却还未出现,多半尸沉潭底了。却在这时潭中一个大水泡冒起过后,见那绿衣怪人破水而出,手中已提着一布袋,布袋中冒着寒气,绿衣怪人长笑道:“龟儿子逮你真费劲!”,血龟尽然被他逮着了。因为潭水寒冷至极,这一炷香在水里和血龟一番折腾,绿衣怪人本来发青的脸上更显得青白,就像死尸一般。围在石潭一旁的人见绿人怪人行为古怪,只能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绿衣怪人得意。带头的走向前,抱拳客气的说道:“在下名剑庄弟子汪洪,这五位是我师弟,见阁下功夫惊人,请教阁下尊姓大名”。绿衣怪人只顾着玩弄手中的血龟,瞧也不瞧他一眼。汪洪是名剑庄的二等徒弟,此次多半奉了名剑庄庄主司马明的命,千里迢迢走了几百里路来到这里扑捉血龟,血龟能令伤者身体痊愈,能令习武者功力大增,天下本也就是稀有之物,比奇珍异宝还要珍贵万倍。很多人都想得到,但是不是死在路途中,就是死在相互厮杀争抢的过程中。汪洪的师弟张虎见绿衣怪人丝毫不把师兄放在眼里,冲向前冷言道:“我师兄敬佩阁下武力高强,特来拜会,咱们名剑庄的名号你该也听过吧?”汪洪忙拉过张虎,示意他别说了。只见绿衣怪人还是一声不吭。汪洪又说道:“阁下手中擒的血龟,可否以高价卖与我,因我等奉命前来扑捉血龟,如果不能完成使命,这般回去,恐怕……”。“司马明一定会要了你们几个龟儿的命”绿衣怪人说完哈哈哈长笑。汪洪虽想道这次回去恐怕因为没扑捉到血龟难以交代而受到责罚,却没想道过师父会要了自己的命。忙收住了惊恐表情,冷静的说道:“阁下直呼我师父名讳,莫不是我师父好友”。“好友?哈哈哈……”绿衣怪人发出了长长的笑,听得几人背上一阵的发麻。“汪洪?”“对,在下汪洪”“你回去之后替我跟司马明传句话,我仇南天迟早会上名剑锋,取他首级。”话音未落,却已经未见仇南天的身影。汪洪等六人未能完成师父交代的事,只能灰溜溜返回名剑庄。汪洪师兄弟六人因为没完成任务,心中懊恼,一路上闷不做声,只是不停赶路,赶回名剑锋需要一个月的行程,加上天气闷热,几个大男人心里不知有多憋屈。闷热的天气实在让他们不得不放慢了脚步,寻在一处凉快点的地方休息下再走,此时天空突然昏暗了下来,乌云压顶,快似要下暴雨了。几人加快了脚步,看到前面不远有一个村庄,一溜烟朝村庄赶。还未进的村庄大雨已经来了,两个小师弟满腹怨恨已经压制不住了,不停的发着牢骚,汪洪也不去管了,任由他们发牢骚去。进了村庄后连敲了好几户人家的门,却都闭门不开,几人只好站在屋檐下避雨。正好避雨这家的门却开了,出来一个六旬老者,手里提着灯笼,叫他们屋里面坐。进了屋里,汪洪告诉了老者自己的情况,并拿了些碎银两给老者,让老者准备些干粮,已经今晚住宿之用。老者准备好了干粮,便坐下跟汪洪等人说起了村里最近一些情况,之所以前面几户人都没开门,是因为前几天村里来了一群恶棍,让整个村子鸡犬不宁,天还没黑,就只能大门紧闭了。因为这位老者儿子去城里干活,一个人在家里居住,见汪洪等六人不像坏人,才邀他们进屋来。那老者说道:“自从那群恶人进入村子以来,专门欺负乡里乡亲,对年轻的姑娘更是不放过,好多家里有女儿的都只好把自家姑娘藏起来,他们抢粮食,抢住房,跟土匪一样。”汪洪一旁听着老者的诉苦,心里却在暗暗思考,此次师父交代的事情没做好,如果路上做的一桩惩恶扶民的好事,回去后也好有个交代。“大爷你放心,我兄弟几人是名剑庄的弟子,像这样的恶人,我们名剑庄一定会为你们做主的”。老者感激得不得了,安排了汪洪几人的睡处后,几人因劳累,很快就睡着了。睡的正熟,却被一声声惨烈的叫声惊醒,汪洪等人忙起身赶了出去,只见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就在不远处的一个民房里传来了惨叫声,外面已经乱了一片,好几处房屋被烧毁了,汪洪加快了脚步赶过去,只见十几个人手里拿刀拿棒的人,正在对一户农民施暴,两个人拖着农户家十三四岁的女儿,另外五人正暴打女儿的父亲,母亲瘫软在地上惨叫,汪洪见此情景忙叫道:“住手!”哪知汪洪这一声喊,那群人中一人掏出手中的尖刀,直溜溜朝女儿的父亲胸口刺去,只见鲜血洒了一地,女儿父亲已经倒在了血泊中。“禽兽!”还未等汪洪开口,几个师弟已经相继拔剑就上去厮杀起来,这伙恶人人数不少,吆喝之下,相继又赶来了十几个,汪洪六人虽是名剑庄学艺弟子,但是面对二十多个恶人也是心有余悸,不敢大意。几人虽是习武之身,却还没有真正亲身经历这样血淋淋的打斗,一晚激战过后,打退了恶人,自己也是恐慌不已。只见血水和血水混留在一起,地上躺着十来具尸首,想起刚刚打斗的场景,心口都还在碰碰的跳。天渐渐亮了,整个村庄的人都聚在了一起,每个人脸上都充满惊恐,邀请他们进屋那位老者跟他们端来了水和干粮,口中念道:“你们是我们村的大恩人啊!”说着就跪了下去。村里其余人也陆续跟他们跪拜,汪洪忙扶起老者,老者继续说道:“我们跟这伙强盗结了仇,想必还会回来,我们全村该怎么办才好啊”。老者说的有理,如果汪洪等人走后,强盗返回来,后果不堪设想。见一个强盗还活着,张虎将他拉了过来,问他是哪里的强盗。那人说道:“我们不是强盗”张虎呸的一口口水就吐在了那人脸上,狠狠骂道:“你还敢说自己不是强盗”,啪的一声脆响,只打的那人金星直冒,“快说,你们是什么人?”一碗冷水啪的拍了一脸,那人又开始说道:“我们是何三爷的人”。“何三爷是谁?”“何奇亮……何三爷”“荒淫无道何三?”“江湖上是这么说”……何三是江湖上小有名气,因为其荒淫无道,据说连自己姑姑和表亲都不放过,加上练了一手柳叶刀,尽管在江路上行走人人唾骂其恶性,但因其卑鄙无耻手法花样之多,所以也拿他没有办法。汪洪知道这次的事情不好收场了,早些年已经听人说起过何三这个人,哪怕是师父,也不愿与他有太多瓜葛,这下自己反而引火上身,这下该如何是好。“大家先各自回到自己家中,这伙恶人我们兄弟自会前去剿灭的,大伙放心就是”,汪洪叫大家各自回家后,忙叫拢师弟,此番不妙,商量对策。张虎道:“这何三听师叔说起过,在江湖上可算是臭名远扬了,人人唾弃,此番我们杀了他下面的人,也可谓为江湖出了一点力了吧。”孙波摇头说道:“何三不好对付,师父在我们此次出来之前再三嘱咐不许在路上滋事,我们此次杀了何三十几个人,何三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张虎拉过受伤那人,继续问道:“你们这次打劫村庄,是为什么?”那人说道:“三爷得了一本秘籍,叫我们抓九十九个童女给他,我们也不清楚他抓来干嘛,你们就放过我吧,我也是奉命行事……”。孙波将那人拉了过去,二话没说,扭断脖子,汪洪欲阻止,却已经来不及。孙波说道:“这伙人并不知道我们来历,村里除了那老者以外……”。汪洪知道孙波意思,没等他说完就说道:“不可,名剑庄一向锄强扶弱,江湖上颇有名气,三十年前为武林除去魔教御剑山庄之后名气大增,这么做大大不可”。“可是凭我们六人之力,怎么跟何三斗”。孙波是汪洪的师弟,却是在座四位的师兄,因为一直厌恶汪洪做事优柔寡断,这次没能得到血龟,又惹祸上身,心中怒火难控,愤愤说道:“如果这次师父知道我们没有得到血龟,又闯了这么大的祸,我们一定会被逐出师门的”。“但是我们这么做了,又和何三那群人有什么区别?”张虎拉住孙波说道。孙波甩开张虎的手说道:“我这是为了大家好,为了整个名剑山庄好,如果因为我们几个的原因影响了师父的计划,让我们师兄弟逐出师门,比起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的性命,哪个更重要?要是我们没来到这个村庄,没有帮他们打这一架,又怎么会摊上这个闲事,如果我们没来,他们照样死定了,一个人的死比起连累更多的人,孰轻孰重?你们分不清楚吗?”。“可是……”汪洪想辩解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说了。六个人闷坐在那里,尽然不知道怎么办。接着一天时间,他们处理了尸首,帮着村庄里的百姓修缮了被毁房屋,渐渐夜幕降临了。六师兄弟还是寄宿在六旬老者的家中。汪洪一直试图用尽了自己所能表达的肢体语言,试图让孙波打消杀了六旬老者的念头。可要发生的终究还是发生了。吃过了夜饭,聊了会儿天之后,大家也就进入梦乡了。可是有两个人却怎么也睡不着,三更时分,孙波悄悄的起了床,走到茅厕,汪洪也随之其后,跟着去了茅厕,汪洪拉住孙波的手说道:“师弟,可以不那么做吗?我们一起想办法。就算回到名剑峰,一切的责任由我一个人承担。”“师兄,你想的太天真的,大丈夫行事一不做二不休,你且去睡觉便是,一切的罪恶,我孙波一个人担着!”说着就朝老者的睡处走去,汪洪死死挽住孙波,被孙波使劲甩脱,孙波掏出了腰间匕首,朝着老者走去。孙波一手提起被子,捂住了老者面部,匕首已经插入老者胸膛,老者腿蹬了几下之后,就再也没动弹了。孙波收起匕首,以为这事情就此了解了。却哪知……门外“啵”的一声,似有人撞到了门外的扫帚。孙波一个箭步,业已站在了院里。只见一三十来岁的男子双目外凸,怒目盯着孙波。还没等孙波发问,男子已经大喊起来,“杀人啦!杀人啦!”这一喊瞬间打破了沉寂的夜晚。男子一把抓过墙角的一根木棒,准备和孙波拼命,一边大声嚷着。“你们怎么杀了我的父亲,他只是一个孤独的老人,你们怎么下得了手?”孙波哪能容得他这么嘶喊,掏出匕首正欲向前杀了那男子,汪洪忙跳了出来,其余四个师弟也相继跑了出来。汪洪说道:“先别动手。”转过头望着孙波说道:“真的要一错再错吗?”孙波说道:“已经这样了,难道还有回头路吗?”那男子还在不停的嘶喊哭诉着,周围的邻居听到声音都渐渐赶了过来。人越来越多,整个村庄有二十多个人,听到声音过来的就有十几个,赶过来的人全都认识那男子,那男子就是刚刚死去老者的儿子,因为在城里务工,每次赶回家看望父亲都要走很远的路,到家的时候几乎都是三更天了,因为每次回来父亲都在睡觉,所以总是悄悄进门。今晚和往日一样,却在门后看到了自己父亲被杀情景。男子一边愤怒的哭诉,一边骂着孙波等人。周围相邻也都觉得老者的可怜,白天这伙人才帮着村里做了好事,晚上怎么就都变成了禽兽不如的东西,有的在指责,有的在怀疑。张虎在一旁见形势不对,拉着汪洪的衣角细声说道:“师兄,不好收场了。”汪洪低着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见孙波一个哈哈长啸,背上宝剑出鞘,一个横扫式,当场取了五六个人的性命,众人见状惊恐了,不知孙波下手如此快捷,一个回旋式,又取了三人性命,剩余五人正欲逃跑,却难逃脱孙波剑影之下。孙波仰天长啸,侧目望着惊呆了的师兄弟们,说道:“还看什么,烧了整个村子,当我们从来没来过”。说着,从屋中取来一根缠布粘了菜油做的火把,首先点燃了已经死了的老者房屋。汪洪张虎等人见事已至此,也没办法。只好跟着孙波,烧完了整个村庄。正在准备离开时,一间房屋内传出一个孩童的哭声,众人劝说不听的情况中,汪洪跳进火海救出一个四岁男童,孙波见汪洪优柔寡断之极,这般行径只是为以后留后患,便愤愤甩手冲走。汪洪背着男童,一行人翻过高山,远远看着村庄一片火海,心中叹息不已,只是一个个默不作声,在夜色的包围里,往前走去……

斩魔剑天使抽几次中  斩魔剑天使在挑战中怎么用  斩魔剑天使为什么不能蓄力  斩魔剑天使怎么样  斩魔剑传  斩魔剑 魔兽世界  斩魔剑天使怎样二连击  破天斩魔剑  cf破天斩魔剑  斩魔剑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古典仙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