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修真 → 都市至尊狂兵小说

都市至尊狂兵

三尺青光

连载中免费

《都市至尊狂兵》这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都市言情小说,作者是三尺青光。男主是秦如风,女主是林疏影。小说精彩内容:“兄弟们,我秦如风立誓:此番出山,必报血仇!”铿锵的话语中带着滔天杀机,回荡在山谷之中,漫天的风都好似被这气势绞碎,变得凌乱。说完之后,秦如风脱下一身早已发白的军装,眼中含着热泪放在了墓碑前方,换上一身便衣,转头出了山谷。他们的身后,有八座墓碑矗立,墓碑上没有名字,只有一个血手印,看上去充满肃杀。。……

编辑:梦中佳人|4454次点击更新:2021-04-06

在线阅读

《都市至尊狂兵》这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都市言情小说,作者是三尺青光。男主是秦如风,女主是林疏影。小说精彩内容:“兄弟们,我秦如风立誓:此番出山,必报血仇!”铿锵的话语中带着滔天杀机,回荡在山谷之中,漫天的风都好似被这气势绞碎,变得凌乱。说完之后,秦如风脱下一身早已发白的军装,眼中含着热泪放在了墓碑前方,换上一身便衣,转头出了山谷。他们的身后,有八座墓碑矗立,墓碑上没有名字,只有一个血手印,看上去充满肃杀。。……

免费阅读

故事题材新颖,别出心裁,吸引读者

  “确定要回去?”

  “嗯,是时候回去做个了断了!”

  华夏北江市,西北方的一个深山里,一个老头一个青年相视而立。

  他们的身后,有八座墓碑矗立,墓碑上没有名字,只有一个血手印,看上去充满肃杀。

  老头注视青年良久,叹息开口:“这一年来,你常常眺望市区,看来还是放不下她…”

  青年看着身后的墓碑,眼里闪过极致的痛苦:“我的兄弟不能白死,此后余生我会全力寻找仇人。”

  “至于她…我会去退婚,纵然再爱,也不能耽误人家。”

  山谷中突兀的吹过一阵冷风,又平添了不少萧瑟,八块墓碑上的血手印似乎更加鲜艳。

  老头敲了敲手中的旱烟杆,扯出一抹笑容:“去吧,这一年来你的经脉已经痊愈,浑身断骨也已经无碍,可以下山了。”

  “只是,出去之后,只能使用你本身的实力,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用老头我教给你的东西。”

  “稍有不慎,会带来惊天杀机。记住了吗?”

  青年对着老头深深一拜:“弟子谨记。”

  说完之后,青年转头跪下,对着八块墓碑深深磕头。

  “兄弟们,我秦如风立誓:此番出山,必报血仇!”

  铿锵的话语中带着滔天杀机,回荡在山谷之中,漫天的风都好似被这气势绞碎,变得凌乱。

  说完之后,秦如风脱下一身早已发白的军装,眼中含着热泪放在了墓碑前方,换上一身便衣,转头出了山谷。

  换衣服时,老头看着他一身的疤痕与枪伤,再次叹了口气。

  “本是骄龙升天之姿,奈何血仇盖顶。是福是祸,老头我也说不清了…”

  ……

  秦如风打车到达北江市,摸了摸兜里发现忘了带钱。于是从怀里摸出一个药膏递给司机:“这个药膏不错,当车费吧。”

  说完之后,秦如风下车。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来到了一栋别墅前。

  这是他最爱的女人李天娇的家族,一年前两人即将成婚,但身为华夏尖兵的秦如风突然接到一个任务,匆忙离开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

  不是他不想回来,而是行踪莫名被泄露,遭遇到了伏击。

  一行九人,只有他活了下来,还是修养了一年才出山。

  眼下他带着任务回来了,第一就是要解除婚约,免得辜负李天娇。

  同时他的心里也有个疑问想要得到答案,那次行动怎么会被敌人摸得这么清楚,让九个人连反应时间都没有就败了。

  除了最高领导之外,也就只有即将大婚的李天娇,知道秦如风是去执行任务了。

  “站住,请问你找谁?”

  李家门前,一个身材壮硕的门卫冷冽的喝住秦如风,冷冷看着秦如风开口盘问。

  “我找李天娇。”

  “小姐大婚没空见客,如果有请柬,可以入内等待。”

  秦如风的脑袋一下变得轰鸣,大婚?李天娇要结婚了!

  他转身就跑,这个大院里的家族子弟结婚,只会去一个地方,清风阁。

  作为北江市带有官方性质的酒店,清风阁往来无白丁,非富即贵。

  秦如风脑海的嗡鸣不断响彻,他有些失神的闯进婚宴大厅,顿时惹得喧闹的音乐与欢笑的人群同时停下。

  他看着台上即将拥吻的两人,目中露出黯淡与欣慰。

  黯淡是因为李天娇竟然没有等自己回来,跟别人结婚了。

  欣慰的是,她现在有了归宿,也不用被自己拖着了。

  “祝你幸福。”

  秦如风面带深情的看了台上身着白纱很是美丽的李天娇一眼,然后脸色黯然的缓缓后退,就要转身离去。

  他没想纠缠打扰,毕竟自己这次来找她,就是为了退婚的。知道她过的好,秦如风心里也踏实。

  然而他想走,却发现有很多人堵住门口,把自己围住了。

  “喂,打扰别人新婚典礼,你是来找事的吧。”

  一个男子指着秦如风冷声开口,目中闪烁寒光。

  “冒昧闯进来是我不对,给大家道歉,对不起。”

  秦如风一脸歉意,态度真诚的道歉。

  “谁他妈要你的道歉…咦,你咋这么面熟。”男子盯着秦如风看了几秒,恍然大悟:“是你,国家叛徒!”

  秦如风脸上的歉意猛地僵住,他开口解释:“我不是叛徒。”

  这里的对话声音不小,顿时惹得满庭哗然。

  “我也认出来了,他是叛徒秦如风,勾结外敌害死了自己八个生死战友。”

  “这种人渣竟然还敢出现,而且是徐少婚礼上,怕是来着不善。”

  这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冷眼看向秦如风,目中带着强烈的敌对,还有思索。

  台上的一对新人,此时也注意到了秦如风。

  “是他?”

  “是他。”

  “他还活着。”这句话,同时在两人心底响起。

  在这时,秦如风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苦涩和无奈:“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不是叛徒,我没有害死我的兄弟们。这次回来我就是为了澄清这件事的!”

  “而且今天来这不是为了找事,只是想看看以前的未婚妻,问一些事情…”

  他的话语一出,整个大厅里人们的眼神变得更加冷冽。

  李天娇脸色微变,看向自己现在的老公,北江第一财阀,徐家长子徐元霸。

  徐元霸明显也是知道秦如风,短暂的惊讶之后他平静下来,看着秦如风露出一抹讥讽。

  “你成为了国家叛徒,天娇不再是你的未婚妻。那是耻辱!”

  秦如风立马爆喝:“我不是叛徒。”

  徐元霸冷笑:“在场哪个不知道,你秦如风一年前是华夏第一兵王,但没想到你竟然勾结国外佣兵害死八个队友。你怎么可以如此阴毒,丝毫不念及生死兄弟情意的嘛。”

  “呵,就是。一个叛徒活下来了不苟延残喘,竟然还敢跑出来抢婚,真是嫌命大。”

  台下一人嘲讽开口,也是一个世家子弟,他的话语带着挑拨,很多人同时点头。

  大家都认为秦如风是国家叛徒,害死了国家八个兵王,让华夏蒙羞。

  秦如风目中闪过极致的痛苦,呢喃着我不是叛徒。他抬头看向李天娇,“你,也认为我是叛徒?”

  他的嘴唇不断颤抖,内心忐忑至极,别人的话语秦如风可以不在乎,但李天娇的意思,他想知道。

  李天娇从秦如风进来之后便没有转移目光,此时叹息一声:“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叛徒,我也不想这样。”

  她淡淡开口:“你走吧,我老公是徐家徐元霸,不是叛徒秦如风。我以前喜欢你,是我眼瞎。”

  如天雷轰顶,如天塌地陷。

  秦如风整个人踉跄后退,李天娇的话语毫不留情,把他最后一丝希望打破。

  原来,你也认为我是叛徒!

  “那次我带队出任务,你可曾告诉过谁?”秦如风双眼通红,嘴唇打颤的问道。

  李天娇下意识的想要看向一旁,却生生止住。

  “首先,我不知道你出的什么任务,其次,你们全军覆没都是无能,现在来怀疑我走漏风声?”

  “秦如风,你当了叛徒是你的事,但你不能侮辱我。”

  李天娇的声音有些尖锐,脸上带着失望的神色,看上去委屈无比。

  但秦如风的心,一下子就凉了下去。

  李天娇他太熟悉了,此时的语气明显是在掩饰什么,而且她如果真的觉得自己是叛徒,此时怕是一句话都不会说。

  “滚吧,这辈子我都不想再看见你,叛徒!”

  李天娇挥挥手,如同驱赶苍蝇一样,对着秦如风挥手。

  曾经五年的情意,秦如风五年的真情实意,换不来李天娇的一丝信任,得到的反而是极致的厌烦。

  徐元霸冷哼:“走?走的了吗。一个叛徒胆敢现身,我看他怎么走。”

  在徐元霸开口的时候,大厅之外涌入了无数荷枪实弹的军人,数十道枪口对准秦如风:“罪犯秦如风,你涉嫌沟通外敌谋害国家军人,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如有反抗,就地击毙!”

  冰冷的话语从扩音器里传出,大厅内,肃杀无比。

  秦如风看着在场所有宾客眼中的冷意和幸灾乐祸,还有徐元霸眼中露出的杀机和李天娇一脸的厌恶,突然感觉到悲凉。

  “好,很好。”

  秦如风伸出手掌,两个已经被他捏碎的戒指掉落在地,这是二人当时的婚戒。

  “五年的情意换不来一丝信任,李天娇你没嫁给我是你的幸运,也是我的幸运。我秦如风此生不亏欠你,日后纵然我娶个丑八怪,也他妈比你强!”

  他的双眼满布血丝,扫视四周。

  “还有你们,老子在前线出生入死的时候,你们不知道在哪个娘们床上翻滚。为了国家,为了你们这些所谓的世家,再多的苦我他妈都忍了,那些深入骨髓的痛苦都比不上你们如今不分青红皂白的叛徒二字。”

  “我秦如风对天发誓,如果我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天打雷劈我不得好死。不论对谁,我秦如风,无愧于心!”

  说完之后,转身。

  秦如风硬朗的脸庞上,早已挂上两行热泪。

  孤寂、失望、心伤。

  数十个人涌上前来,秦如风落寞的被带上手铐脚链,没有任何反抗的走向门口。

  大厅之内喧闹声再次出现,掺杂上了无数的讥讽和嘲笑。

  “等一下。”

  在这些宾客中,有一个身材高挑,一袭修身白色连衣裙的女子,她性感、冷艳、美的不可方物,她叫林疏影。

  她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男人的目光,但方圆五米之内,没有一个男人存在。

  足以证明,这是个不好惹的女人。

  她从头到尾注视着秦如风,目中神色复杂。

  无视所有人惊异的目光,她缓缓走到秦如风面前,伸出双手把秦如风脸上的泪痕轻轻擦去,极为仔细极为轻柔。

  然后又细心的为他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男儿的泪可以流,但现在,不值得。”

  这笑容绽放在秦如风的眼前,不知为何,他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下来,没有开口,但轻轻点了点头。

  而后秦如风便被荷枪实弹的军人带走,离开了大厅。

  林疏影回头看了一眼台上的李天娇,轻声一笑,也跟着走出了大门。

  这个大厅,一南一北,两个女子都身穿白衣。

  但此时,所有人的心里,都觉得好像秦如风和林疏影,才是主角一般…


  “姓名。”

  “秦如风。”

  “年龄。”

  “二十五。”

  “为什么害死队友?”

  “我不是叛徒。”

  审讯室内,一个身材苗条,胸前衣衫很是饱满的女警坐在凳子上看着秦如风,身旁有人记录审讯对话。

  女警一脸严肃的盯着秦如风,丝毫不放过任何细节,她叫沈清音。

  秦如风一脸痛苦:“我不是叛徒,我真的不是叛徒…”

  沈清音看着秦如风痛苦的浑身颤抖,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但清冷的声音依旧传出:“如你所说,敌人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杀了其他人而偏偏放过你。别说我们,三岁的孩子恐怕都不信。”

  她面前的桌子上放着几份材料,“出事之后,你账户上多了一笔三千万美元转账,我们还缴获一段录音。”

  按下按钮,审讯室内响起声音:“干的好如风兄弟,他们几个死了之后就只有你一个绝顶兵王了,华夏从此以后只能仰仗你了!”

  秦如风听见声音的一瞬,浑身震颤,双目瞬间变得血红,他猛地动作就要站起,可座椅上瞬间传来一股电击,让他马上变得清醒,重新坐了下来。

  这座椅是特制审讯椅,就是怕秦如风这样战力强大的兵王失控,以防沈清音他们遭遇杀机。

  “呵呵,每一份证据都在指认我是叛徒。”

  秦如风冷静下来之后,第一次正式看向沈清音。

  看着面前那堪称女神级别的沈清音,秦如风沉静的眸子没有丝毫波动,他淡淡开口。

  “先不说我们龙组根本看不上所谓的绝顶兵王这称呼,单是我们兄弟九人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就不是虚名能撼动的!”

  “再者,作为龙组成员,以我的反侦察能力,就算真做了叛徒,你认为华夏有几人能查到我的线索?会傻呵呵的留个转账记录和录音,等你们来抓?”

  “这么明显的栽赃,你作为警察队长不会看不出来。有关部门也不会看不出来,只不过是你们没有其他线索无从下手,又迫切需要拿我来给大众一个交代而已。”

  沈清音一愣,她的目中带着深意看着秦如风。

  “那你交代一下,消失的一年在哪里?干了些什么?”

  秦如风眉头微皱:“我说过了,手筋脚筋全部被挑,浑身骨头碎裂中被扔下悬崖,这一年是在养伤。”

  “切。”沈清音身旁的男警不信:“照你说的,一百多米的悬崖摔下去,正常人都死的不能再死,你却活了下来?而且断手断脚,一年间你康复了过来?骗鬼呢。”

  “秦如风,老实交代,不然送你上军事法庭!”

  秦如风扫了一眼那个男警,目中冷意让他瞬间闭嘴。

  他没有交代山谷中的事情,不但是因为答应过老头,更因为他八个兄弟的墓碑在山谷中,他不想有人打扰他们。

  如果是亲人没关系,但如果在场的人透露出去,让仇人赶过去挖坟掘地,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大开杀戒。

  至于自己活下来……

  那真的是一个奇迹了,一个在老头手中从死到生的奇迹……

  沈清音再次开口:“袭击龙组的人,是什么人?“

  秦如风抬眼看了沈清音一眼,暗道这是个聪明人。

  她没有纠结自己是叛徒的事,但也没有放弃怀疑自己。所以她的问话,是说袭击龙组的人,而不是袭击他们的人。

  是两个概念。

  秦如风不在乎的笑了笑,目中带着仇恨光芒:“说实话,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袭杀我们九人的时候,他们虽然露面,但都是带着面具。我只在挑我脚筋的人手臂上,见到了一个纹身,应该是他们组织的标志。”

  “什么纹身?”

  “血色刺刀!”

  秦如风沉声开口,这个纹身他死都不会忘记。

  沈清音搬来一台内部电脑,手指飞快的在电脑上操作着,她一连登录了好几个内部相关网站,都没有查到任何相关信息。

  秦如风知道她在干嘛:“别费劲了,作为龙组队长,你登录的网站我都知道,如果血色刺刀这么好查,我早就杀上门去了。”

  说这话的时候,秦如风双拳紧握,他很是奇怪,世界上的各大佣兵与武装势力,他都了然于心,但确实从未见过这个‘血色刺刀’,甚至听都没听过。

  “呵呵。该不会是你随口编了一个名字,来糊弄所有人的吧。”那个男警忍不住再次嘲讽。

  秦如风握紧的双拳猛地一砸审讯椅,发出巨大声响,双目寒光闪烁的看向对面。

  “不要怀疑我作为华夏军人的底线和傲骨,如果再有不敬,我会把你留在这。”

  男警撇了撇嘴,吹什么牛逼,特制椅你要能打破,还至于在这被审问,早逃了。

  不过他不敢说话,因为那一瞬间,秦如风说到华夏军人的时候,那股气势与杀机,让他如坠冰窟!

  沈清音皱眉看了一眼那个男警没有说话,这个人叫王大力,有些背景,就是她也不愿意轻易说教。

  审讯结束之后,沈清音几人走出审讯室,透过玻璃看向屋子中双手抱头痛苦无比的秦如风。

  “队长,这是刚传过来的检验报告,他…“

  “怎么了?”

  沈清音随手接过检验结果,只是看了一眼,就目瞪口呆。

  “我靠。”

  两个大字从貌美如花的沈清音口中爆出,让不少警察围过来。

  “我靠,这小子这么惨?”

  “我靠,这么惨还能活下来,真牛逼。”

  “我靠,我有点相信他不是叛徒了……”

  一声又一声的惊呼,不断传出,只因为一张鉴定报告。

  沈清音第一个沉静下来,看向一旁:“给大家解释一下。”

  那个警察立马开口:“经过鉴定与扫描,秦如风身上脚筋手筋全部断裂,并且是多次断裂。浑身骨骼皆有不同程度的破裂,最严重的是脊椎处,已成粉碎。”

  “这样的伤势在医学上能活下来就已经是奇迹了,但他竟然能完全康复,不得不说,鉴定专家都想组织人来研究他了。”

  沈清音提出疑问:“这些伤势,能查出来是什么原因形成的吗?”

  “经过花神医坚定,造成伤势多次撕裂的原因是剧烈撞击所致,比如从十层楼高度坠落。但是第一次伤害,却是人为。手筋脚筋切口平整有刀口痕迹,至于骨骼,是铁锤所致…”

  这个警察说完,现场众人全都惊骇莫名,大嘴齐张的没人敢说话。

  “哼,没准是为了洗脱叛徒罪名,来了个苦肉计呢!”

  先前在审讯室说话的王大力,脸上带着自信开口,仿佛自己猜到了真相。

  沈清音正在惊讶秦如风的伤势与他所说话语的真实性,此时听到王大力的嘲讽,她眉头立马皱起。

  “王大力你适可而止,此案没有定性之前,你这样多次挑衅侮辱嫌疑人,已经有违警察职责。”

  王大力看了一眼沈清音曼妙的身材,目中带着奇异:“清音别着急,我就是说了个猜想嘛,要不是苦肉计,他何必要回来给我们看呢?”

  沈清音翻了个白眼:“我给你五千万,你也来个浑身尽碎的苦肉计试试?”

  沈清音一指审讯室,摄像头放大聚焦在了秦如风的双手上:“知道我为啥要早些结束审讯吗?”

  王大力顺着看去,嘴里还不经心的说着:“怕我刺激他呗,清音你怕啥,有特制审讯椅在,他还能打我?”

  话刚说完,顺着沈清音的手指看清楚的瞬间,王大力陡然瞪大了双眼。

  因为审讯室内,拷在秦如风手上的镣铐,赫然有三道裂纹存在!

  高清摄像头下,特制镣铐上三道裂纹清晰可见,刺激着王大力。

  沈清音淡淡开口:“因为……他说的留下你,并不是开玩笑。”

  王大力脑海传出轰鸣,他想起秦如风那暴怒的拍击。

  后背一下就凉了。

  不过他还是撇撇嘴,自负秦如风再厉害也不敢在警局动手。

  沈清音不再开口,走到一旁接听电话:“喂,首长…”

  足足三天,秦如风被不同的人轮流盘问,所有说辞不断比对,他除了老头和战友的所在,其他事无巨细全部交代。

  而京城内,也是各方云动。

  各种势力之间在这几天也因为秦如风的回归而各自运作着,博弈着。

  第四天早晨,秦如风看向再次走进来的沈清音。

  沈清音居高临下的看着秦如风,眉目间带着疑惑与不甘:“你被保释了,走吧。”

  “我的事情涉及太多,不是区区保释就能出去的,说实话吧。”

  沈清音看了他一眼,“京城军区,首长引咎退休,换来了你的保释,留了一句话给你。”

  秦如风看着沈清音递过来的手机,手掌微颤的点开语音。

  “臭小子,没死就好好活着。老子相信自己的兵,不是叛徒!以后,你一个人,要给老子活出龙组九个人的精彩。”

  短短几个字听完,秦如风浑身颤抖不断,他双目含泪,手掌哆嗦的对着手机行了一个极其标准的军礼。

  首长引咎退休,涉及到太多东西。

  为了保释他出去,这个代价,太大!

  “虽然你被保释,但嫌疑仍在,我不会放弃的。”

  沈清音开口间,将秦如风带出了警局。

  外面的天地,阳光正好,照在人身上温暖的感觉如同新生。

  秦如风嘴角带上了一抹饱含深意的笑容:“一切才刚刚开始,我要让你们都看看,我作为龙组队长,不光会血战沙场,还会猥琐发育。”

都市至尊狂兵云破天txt下载  都市至尊狂兵酒泉仙TXT下载  都市至尊狂兵云破天小说免费下载  都市至尊狂兵酒泉仙著  都市至尊狂兵最后一个人类  都市至尊狂兵陈疯  都市至尊狂兵云破天小说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修真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