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天下烟云》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江若流(上)

第四章 江若流(上)

沙三 2021-02-23 16:15:09
。东侧窗边摆有一张床,一个白发苍苍中老年人还在熟睡中中,好像对外界的声音充耳不闻。  童子刚打扫清洁完成4,床上就传来一阵细微的咳嗽,童子扭头一看,意外的惊喜叫道:“先生你醒啦。”他迅速跑去床边把老人扶在床头坐好,边轻轻地的捶着他的后背激动的地说:“先相比恩阳城田野中的吵闹,江家则显得安静清幽,蓦然后院传来一阵轻微的沙沙声,原来是一个模样清秀,约莫十五六岁的童子正在打扫房间,房间门楣处写着“风竹居”三个飘逸的草字,而房内家居清一色都是粗竹做成,在墙上的几幅墨竹图映衬下尽显清简优雅。东侧窗边摆有一张床,一个白发苍苍老年人还在熟睡中,似乎对外界的声音充耳不闻。。...

天下烟云

推荐指数:10分

《天下烟云》在线阅读

  恩阳城的南面环绕着几座青山,远远望去峰峦起伏,苍翠欲滴,而中间一座更显翠绿,皆因他种的不是树木而是翠竹。在风的吹摆间,依稀见到半山中还有一户人家,他的主人姓江。

  相比恩阳城田野中的吵闹,江家则显得安静清幽,蓦然后院传来一阵轻微的沙沙声,原来是一个模样清秀,约莫十五六岁的童子正在打扫房间,房间门楣处写着“风竹居”三个飘逸的草字,而房内家居清一色都是粗竹做成,在墙上的几幅墨竹图映衬下尽显清简优雅。东侧窗边摆有一张床,一个白发苍苍老年人还在熟睡中,似乎对外界的声音充耳不闻。

  童子刚刚打扫完成,床上就传来一阵轻微的咳嗽,童子转头一看,惊喜喊道:“先生你醒啦。”他迅速跑到床边把老人扶在床头坐好,一边轻轻的捶着他的后背兴奋的说道:“先生你终于清醒了,你这一睡就是三天三夜,我和少爷都很担心你!”并顺手拿起一杯茶。

  老人眼神蒙松,满脸憔悴,他扶着床沿喝了一口童子递过来的茶,慢慢才说:“哎!年老不中用了,流儿呢?”他的声音沙哑,说完后还长叹一口气。

  童子就说:“少爷清早来这里呆了半个时辰,看见先生没醒,让我在这守着,若先生醒来就去通知他。如今他在后山的风竹林。”

  老人恩慰的露出一些笑意,紧接着又陷入一种忧伤,书童端着一碗粥说:“先生你三天三夜没吃东西了,先把这碗粥吃了吧!是刚才少爷端过来的。”

  老人家点点头,一边吃着书童送到嘴边的粥,一边说:“墨竹,这几天有什么事情发生,外面怎么那么吵呢?”

  “先生你有所不知,在你病倒的三个月里,我们恩阳郡正闹着虫灾,天上麻雀蔽日,地上禾虫遍地,其境况是惨不忍睹。灾情举国都震惊,却迟迟不见官府救灾,目前恩阳的百姓都陷入绝境中了,哎!这场天灾不知有多少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咯!连我们老爷也想举家搬迁,只是只是...”墨竹张嘴就说,到最后好像想起什么欲言又止。

  老人家前段时间与江老爷闲聊中,已经知道有禾虫祸田之事,但远没有刚才墨竹说的那么严重,心中也为之震惊。见书童欲言又止,于是问道:“只是什么?”这几个月里,他体内的旧伤发作,脑袋糊涂的时间多,清醒时间非常少,故此外面之事很少理会。

  书童墨竹正犹豫着要不要把话说完。突然见老人目光如炬,脸色一变,严肃的问道:“是不是少爷做了什么事。”

  墨竹自从九岁入江府,知道江家无论上上下下的人都对这位残废老人家十分尊敬。而老人家除了对少爷有些严谨,对其他人都是面带慈祥,此刻见到他脸色冰冷,寒光逼射,惊慌得战战兢兢说:“只是,只是少爷听到老爷说举家搬迁躲避这场天灾。少爷询问天灾事项,就坚决反对搬家。前日少爷亲自出去外面一趟不知干了什么事情,他不让我跟随。”

  老人家看着屋顶沉思了一阵,脸色渐渐平和长叹了一口气说:“哎!凤凰终究还是要飞出牢笼的,只是你羽翼未齐,却欲飞冲天!生逢乱世,纵然你有绝世无双的才华可以指点天下,但若无一身好本领如何逃过江湖的纷争,若然再给老夫几年的寿命,哎!只是这副老骨头如此不争气,看来这是天意啊!”

  老人家叹道:“你去叫流儿过来吧!我有话对他说。”墨竹应声就出了房门往后山跑去。

  江家后面整座山都满布翠竹,碧绿可滴,还有清溪环绕,环境幽雅怡人,此地有一个名字叫风竹林。

  此刻,风竹林中有一少年,他静听风吹竹叶时散发出来的沙沙声。

  少年一身白衣胜雪,五尺多的身高,容貌普普通通,谈不上英俊,但在头上的文士巾相衬下,显得有一些儒雅,那双眼偶尔会闪过一丝神秘而空洞的异彩,此少年就是江家三代单传的江若流。

  蓦然,一阵阵的敲锣打鼓的声音从远方飘来,紧接着看到天空中飞着无数的小生灵,在眼前的空中交错。突然有七八只小生灵像断了线的风筝折断双翼从天空中滑落,正巧有一只落在他脚下不远的地方,颠了一下,翻滚在那不动了。江若流走过去蹲下来一看,原来是一只麻雀。

  麻雀侧躺在地上,黑尖尖的嘴半张着,一股殷红的血流从半张着的嘴里流出。眼睛呆滞,已有灰尘沾在眼睛上。

  江若流好像不知道麻雀已经死去,呆呆的凝望着它,脸上流露出可怜与叹息的神情。他轻轻的捧起那只麻雀,嘴里自然自语叹道:“其实我也不想你们死,只是你们太猖狂,使父母忧心,他们年纪渐老,实在经不起任何的折腾,为使双亲无忧,我才下着番狠心,但愿你们能谅解我。”看着麻雀死不瞑目样子,一阵心酸涌向心头。

  他找来小铲,把那只麻雀埋在土里希望它安息,向苍天拜了拜。

  突然听到书童墨竹的声音喊道:“少爷,少爷先生请你到风竹居。”转身一看,墨竹从竹林拐弯处蹦蹦跳跳的走了出来。脸上马上收拾愁容,露出微微的笑容说道:“墨竹,先生醒了是吗?”

  墨竹三两步走到少年的前面说:“少爷,先生醒了,今日精神好了很多,叫少爷前去,说有话对你说。”

  江若流听到先生有话对自己说就问道:“什么事呢?”

  墨竹低着头说:“少爷,我刚才跟先生说了你出过山门的事,少爷请你原谅我吧!”

  江若流看见这个小书童出卖自己,心里很安详,但嘴恶狠狠的说道:“哼。”如果不调教这小子以后,难免会出什么漏子。

  墨竹看见江若流脸上的怒容,心中想着:“一直以来少爷都是带着微笑对人,但今天都怎么拉,刚才先生脸色如此,真的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带有几分紧张说道:“少爷,我以后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江若流无非是吓吓墨竹而已,以那老头的心智有什么事可以瞒得过他呢?就对墨竹说道:“下不为例,若然再犯家法处置。”墨竹虽然不知江家的家法如何,但心也感到一阵恐惧。

  老头乃江若流的恩师是一位道人,法号舍慧。他在江湖久负盛名,几十年过去了,名声却不减丝毫,这皆因江山令上名单未变。

  武林高手榜,天下名士榜,天下美女榜皆出自江山令,其统计精准无比,百年不衰,并且广泛流传。

  江山令武林排前列的《一宗两道》是三位武林泰斗,舍慧道人就是其中之一,并列的还有尘虚道人。只是舍慧在十三年前双脚残废,武功尽失。

  江若流听他说过,二十年前他就退出了江湖,隐居于华山脚下青心观,清修道学武功,希望在毕生之年能达宗师级别,七年时间武学有所突破,便下山欲寻一位衣钵传人,却在楚国境内遭到刺客的暗算负伤。

  由于寡不敌众,负伤逃到与南国交界的断云岭,杀手追踪而至,在惨烈对抗下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便使出同归于尽的一招(魂归天外)欲与敌人同归于尽。

  剑招使出后,围在他身边的杀手们固然魂归天外,而舍慧道人也因耗尽功力而虚脱,滚下了山崖之后人事不醒。

  或许是他命不该绝,被上山采药的江若流父亲江维看到,便救了他回家疗养。正因为江维的菩萨心肠救了舍慧道人,才使江若流能活在这个世界。

  原来十三年前江若流不小心掉下水沟后就病倒了,病症奇特,很多大夫郎中看了都束手无策,连个病名都不知,都说命不久已。

  江维遍访名医却良方难求,在诸多大夫郎中里有一位姓徐的流浪郎中说:用寒龙花做药引或许能救江若流。

  江维问清楚寒龙花的特征,就抱着唯一的希望到深山峭壁寻找药引,当他到了断云岭采药时,巧遇晕倒的舍慧道人,便把他救了回来。经过一段时间治疗舍慧道人虽然一身功力散尽,双脚不能走动,但其见识广博又精通医理。开一幅天下奇寒的药方,让江若流喝了之后病就神奇的好了。

  江若流当时的病只有自己清楚,皆因那时的身体,掺杂着两股灵魂在互相绞缠争斗,使得身体时冷时热。当喝了奇寒药后药性发作之时,使一个来自于二十一纪的灵魂产生共鸣,激发求生欲望;当意志爆发时浑身的寒冷燥热突然之间仿佛开了许多个的缺口,一齐向外宣泄,胸腹之间渐渐神清气爽,头脑也清醒了,或者说灵魂已经换一个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第一章 治天灾(上) 第二章 治天灾(中) 第三章 治天灾(下) 第四章 江若流(上) 第五章 江若流(中)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