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天下烟云》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治天灾(下)

第三章 治天灾(下)

沙三 2021-02-23 16:15:08
位不不介意,那小人只得按照那位献计的公子意思来代其讲诉一番,的话讲的不对请各位多加海涵。”  “但讲不妨事。”丁玮地说。  廖道袍定定心神,在脑海中把那位公子的策论及身授的言语重新整理一遍,接着就才说:“现如今虫灾横祸,谣言四起,整治出来真的是很遇到的困难廖麻衣见这位官人如此体贴人,露出感激的眼神,也不客气坐了下来就说:“治理天灾之策本非小人所想,如果各位不介意,那小人只好按照那位献策的公子意思来代为讲述一番,如果讲的不对请各位多多包涵。”。...

天下烟云

推荐指数:10分

《天下烟云》在线阅读

  丁玮刚才只是略看了几眼,计策中有些内容尚未深究,怕一时说错话而引起林无心的疑心,眼睛一转就对着旁边的廖麻衣说:“不如由献策这位小兄弟说给两位知道,如何!”

  林无心此时才觉察旁边还站着少年郎:“哦!就是这位小兄弟献的天灾策,好!好!好!那就麻烦请小兄弟说说吧。”说完还把廖麻衣拉到他身边坐下。

  廖麻衣见这位官人如此体贴人,露出感激的眼神,也不客气坐了下来就说:“治理天灾之策本非小人所想,如果各位不介意,那小人只好按照那位献策的公子意思来代为讲述一番,如果讲的不对请各位多多包涵。”

  “但讲无妨。”丁玮说道。

  廖麻衣定定神,在脑海中把那位公子的策论及口传的言语整理一遍,然后就才说:“现今虫灾横祸,谣言四起,治理起来实在是很困难,为今之计,若要扭转乾坤,必须四管齐下:破迷信,斩奸细,轻赋税,钱赈灾。

  一,是破除迷信;但不能单凭一纸公文发号施令,必须以实际行动使百姓群众自觉破除迷信,才可抵制神棍造遥惑众。

  二,明察暗访一些异国奸细,当众宣布奸细罪证,必须令百姓群众相信,然后用极其残忍的方式当众处死,以震人人心,要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

  三,立即宣布对整郡百姓群众面税一年以上,让群众觉得国家对百姓不薄,因此减少由于谣言造成哪些蠢蠢欲动萌生离家出走心思的百姓。

  四,要使百姓立即得益,解决饥荒,安排开仓赈灾,动然本郡各富户豪门搭粥棚施粥水,严控商家粮食价格爆涨,这是一条连环计,缺一不可。

  林无心叹着气说:“说得不无道理,但是有何妙计查出异国奸细,使百姓破除迷信呢?至于立即使百姓得益,更是难上加难,杂家看这恩阳郡近段时间天灾频频,粮仓怕早就空虚,朝中赈灾粮食尚未到,何来还有米粮赈济灾民呢!”

  廖麻衣就说:“大人小人还没说完,让我慢慢道来。”

  太监林听到还有下文的,心情也好了许多,连忙问道:“有何妙计呢?快说,快说。”

  其一分敌之策:可以知其家,观其貌,闻其味,听其音,动员整郡之势重赏其举报造谣者,查实后严惩等法子。

  其二灭雀之策:雀其气魄胆小,异动则乱飞可令其胆破肺裂,疲劳困倦之策灭之。灭雀需动员整郡之人,可摇竹竿舞彩旗旗撒渔网等拦之。或可用打铁声,敲锣打鼓声,人声助威皆可用,只要响声宏壮而密集,定可让麻雀惊魂不定,绕树三匝,无枝可依,自然可以把他们吓得半死,若不飞走,定然心肌梗塞而堕亡。然:黄鸟有保田护苗之功,灭其半数则可。

  其三灭虫之策:现今田地中禾虫泛滥,谣言四起,使百姓惊怕,教唆大家避而远之或四处膜拜天神,纯属荒谬之举。可用以毒攻毒之计:吾幼时曾读二杂文有文记载禾虫事宜。如下:

  第一文:禾虫生于沿海滨地区,形如蚯蚓,闽人以蒸蛋食,或作膏食,饷客为馐,云食之补脾健胃。

  第二文:夏暑雨,禾中蒸郁而生虫,或稻根腐而生虫。大者如箸许,长至丈,节节有口,生青,熟红黄,霜降前禾熟,则虫亦熟。以初一、二及十五、六乘大潮断节而出,浮游田上,网取之。得醋则白浆自出,以白米泔滤过,蒸为膏,甘美益人。

  其四粮食之策:开仓赈灾就不必话下,当下可令名厨将禾虫烹制成人间美味,食之。用上天怜悯黎民百姓,恩赐禾虫充口粮食用等言语贴榜文告之天下。此法既能让百姓吃饱,又可消灭禾虫,实属一举两得。

  麻雀自古都是百姓盘中佳肴,可煮,可烤,可做腊味,想必不必言明此乃总所周知的。

  至于禾虫,唯恐百姓不敢食用,因此另献一策:请厨师当众开锅把禾虫烹制,大人或者其他重要官人,当众试吃赞其美味,然后再物色胆大者带头食用。百姓相信后定然会争先捕虫。

  其五:实行四策后,请大人把握时机,因势利导,动员百姓把禾田管理好,迅速恢复耕种,实行救灾重任,定然可以度过难关。”

  “这连环计,周全而详尽,的确实是妙!”等廖麻衣说完,王士剑第一个赞道。

  丁玮就说:“此确实是良策也。”

  林无心知道皇上近日都是为恩阳虫灾之祸而忧心,每夜睡不得安宁,听到此策不由廓然开朗就说:“丁大人,可否将此策给杂家一观呢。”

  丁玮不敢怠慢马上将书卷呈给林无心,客气的说:“林公公请过目。”

  林无心打开一看首先看到的是一幅《竹石图》,画面上修竹挺立,长短有殊,或作****,或作****,虽各自独立,却顾盼有情,用笔遒健圆劲,极疏爽飞动之致。竹后巨石耸立,以中锋勾勒,笔致瘦硬秀拔,皴擦教少,而神韵具足。竹子用浓笔,石用淡墨,浓淡相映,妙趣横生。总观全局,气势俊迈,风神肃散,有傲然挺立,不可一世之概。

  上面题诗一首:“虚怀千秋功过,笑傲严冬霜雪。一生宁静淡泊,一世高风亮节。”用的笔法似当朝大学士姜才卿的那手瘦金书,只是字迹略欠火候,落款红印为《莫阳山人》。

  把诗、书、画、印融为一体,相互辉映,让人看得心旷神怡。不知不觉中就会幻入画中意境,幻境中出现一个淡泊的少年公子,在优雅竹林里静静聆听,风吹竹树发出来的声音,恍如一个清雅淡泊之人在世外桃源中过着悠闲写意的生活,那意境是何其轻松自在!

  林无心看着画卷不由出声赞道:“这诗画真是绝妙之作!”

  林无心不同汪士剑由武将出身,不同丁玮只在乎官途,他的才学堪比大儒,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要不然也不能在皇帝面前如此当红,当上了太监的二总管。

  汪士剑和丁玮同时看了过来,丁玮脑光比较灵活就说:“这画能入林公公之法眼,肯定不凡。”

  “恩恩,诗好,画也好。”林无心再看看后面的天灾策,看见与刚才廖麻衣所述的大同小异,就说道:“丁大人,可否命人抄录此策,待明天杂家亲自往帝都给皇上看,好让圣上安心。”

  “好!那我就依公公之意,马上叫人抄录,待会交给林公公。”说完就叫一个下人在耳边小声吩咐了几句。

  “那就劳烦丁大人了。”林无心又转过头向廖麻衣问道:“小兄弟,不知献策者是何人呢?”

  廖麻衣就说:“小人也不知道他是何人,他来见我之时头带斗篷,帽子遮住了半边脸,而且光线灰暗,只看见他身穿灰色长衫,脚踏淡黑长靴,但从举止声音来说,肯恩阳人士。”

  林无心从那诗中已经知道此人必是一个淡泊名利之人。做人做事肯定低调,献策之事也不想让人知道,故此相信了廖麻衣的话,无奈只好带有遗憾的说:“哎!都是杂家运气不佳,不能见识见识这位献策的智者!”

  林无心还在幻想那个献策者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时候,丁玮在旁边说道:“观此人字画,此人必是一位才华卓绝的绝世公子,落款处有莫阳山人几字,名字或表字定然是叫莫阳,公公日后稍加留意不难见不到其人。”

  林无心听到此话连就念道:“莫阳山人,莫阳公子。”

  丁玮见林无心正在沉思中,就问对廖麻衣问道:“廖兄弟今日献策有功,需要赏赐什么,尽管说本官一定答应。”

  廖麻衣听到此问马上跪在丁玮的面前说:“此策并非小人想出来的,故此不敢腰功,望大人看在刚才小人帮忙献上治理天灾之策份上,可否放过我的兄弟石头呢?”廖麻衣从刚才进衙门路上,看到石头被人押着,但经过他面前的时候跟他说了几句话,他也知道了大概的情况,现在大人要给他赏赐,当然是求情第一。

  丁玮想起刚才那个不忠不义的小叫花子,眼神不由多了些厌恶神色说道:“他想夺取你的功劳,你为何还要为他求情呢?”

  廖麻衣连忙跪在地上,看着丁玮说道:“石头只是一时贪心而已,他的本质并不坏的,要不然当年救小人一命,小人也活不到今时今日,也无福见到各位大人,再说石头做的事情确实有些不妥,但如果他犯了一次错而丧命于九泉,作为我的兄弟,作为我的救命恩人,岂能见死不久呢?如果我不救他,那么小人也是个不忠不义之人,肯请大人开恩,小人感恩不尽。”

  林无心此时已经从幻想中清醒过来,他本来对这个小伙子有点欣赏,听到此话更是欢喜,就想帮帮他,问道:“哦!丁大人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旁边的汪士剑就从旁解答说起刚才的事情,林无心听了,对石头也是深感厌恶,但更加察觉这个廖麻衣可贵之处,看廖麻衣的眼神都多了几分热切,他说:“丁大人,杂家有一个提议不知可不可行呢?就饶那个石头一命吧!但活罪难逃,但也不能轻轻饶过他,让他到汪将军出做个杂役,干点重活,让他改过自身,等汪将军调教一番,或许还能将来还能有所作为呢!”

  丁玮和汪士剑都知道林无心乃为皇上红人,哪敢得罪逆他言,再加上只是小事而已,就连忙点头答应。丁玮心思紧密,觉得林无心似乎对廖麻衣青睐有加就说道:“这样处理,廖兄弟可满意。”

  廖麻衣知道石头犯了大罪,只要让石头不死就可以了,而且到军中肯定有饱饭吃,如果运气好还可以升做士兵将军呢?这样安排也不错,连忙叩头答谢。

  丁玮又说:“这治虫之策,虽不是你想的,但献策有功,就赏你百金如何。”廖麻衣听了欢欣激动连忙再次叩头答谢。

  丁玮说:“听你口气似乎还读过诗书,是那里人士呢?”

  廖麻衣想到自己的家,想起已故的亲人,不由眼睛一红说道:“小人本是云霄城人士(现在阳春这一带),父亲本是开平十二年的秀才在家乡书斋教学,因而小人得父亲指点读过几本书,然而八年前越国大军攻陷云霄,父母亲人都死于战乱,一家只剩下小人得以幸存,流浪到恩阳城一直和石头他们以乞食为生。”

  林无心听到故里云霄城,带着点伤心叹道:“哎!算一算我们云霄县已被越国占领已有八年之久,回想当年杂家还没进宫前一直在云霄八里巷,点点滴滴至今还历历犹新,不知道今生还有没机会重返故土一游啊!”

  汪士剑就答话:“公公不必担心,不用多久我们肯定能把云霄县收复回来,到时公公随时可回故里。”

  丁玮就说:“哦,原来公公也是云霄人啊,和这位廖兄弟竟是同乡啊!今日有机缘相逢,实在是喜事一件,何不喜上加喜呢?”

  林无心不解的说:“丁大人,何解呢?”

  汪士剑看了看丁玮的眼神,就知其意,于是说:“丁大人的意思是说公公不如认这位廖兄弟为义子,那不是喜上加喜吗!”

  丁玮也说道:“汪将军说的就是我的意思,想想廖兄弟在世上也无靠无依,又是同乡,我看公公又对廖兄弟有怜悯之情,所以...”

  林无心想到自己已近近五十多岁孤独无依,膝下无儿又无女,也没有什么亲人,看这廖麻衣人品忠厚,聪明乖巧,如过百年之后,也又个人给自己送终啊,就说:“那当然是好啊,不知廖兄弟愿不愿呢?”

  廖麻衣想想自己七八岁双亲就身亡,四处流浪苟且残存于世,实在是命苦。虽然不知道这位公公是什么人,是什么官职,只是感觉他是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对自己是发自内心的关怀,心中亦有感动,立即双脚跪地说:“廖麻衣叩见义父。”说完连续磕了三个响头。

  林无心扶着他起来,眼睛湿湿一片高兴的说:“好!好!好,起来!给义父好好看看你。”一番嘘寒问暖就不在话下。

  次日廖麻衣拿出大半的赏赐,交给那些和他有过交情乞丐,之后被林无心带着他回帝都广州复命。

  丁玮当晚就纠集全郡的下属官员召开会议,安排布置治理天灾事宜,首先是灭雀行动:他提了几个要求:

  “需要家家户户齐动员,男女老少皆上阵,敲铜锣,打花鼓,吹箫奏乐,动用一切能发出响的武器,没有武器者就扯脖子喊,或者帮忙摇彩旗竹竿,拉渔网。要做到不让麻雀吃,不让它休息,不让其生着落地,要使其无藏身之处,无立足之地,要将其吓跑,饿死,累死,还我朗朗乾坤,美好家园。”

  此次恩阳灭雀行动比沙场对阵对垒还精彩几分,有近十万百姓参与行动,鼓声雷动,锣声刺耳,人们吆喝声不绝于耳。促使天上的麻雀惊慌失措,不得立足,无处藏身,满天乱飞。

  人山人海,呐喊声此起彼伏,麻雀们只好不停歇地飞,从东到西又从南到北地乱飞,最后只像无头苍蝇般处乱撞,飞着飞着,就像雨点般从空中滑落,掉在地上则被人擒拿。有些聪明的麻雀钻进树洞之类的地方,但也要受到烟火熏烧的煎熬。

  半天的功夫,很多麻雀血花四溅,鸟叫哀鸣!其他鸟类亦遭同意的命运,它们惊恐地高高飞翔,不敢落地,边飞边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哀鸣,被响声震落者无数,此时的恩阳郡堪称鸟类的地狱。

  云麾将军汪士剑这次灭雀也出了很大力气,他把沙场杀敌的战术运用到这场麻雀战中,如围剿战,追击战,疲劳战,夜袭战,火烧,水淋等等,几千名将军士兵赶马鸣叫,来回奔走,沙尘滚滚中杀声震天,它们也不知杀死了多少麻雀,如若把麻雀换成人,必定是血流成河骨堆满城。

  一轮大战过后,许多百姓都不愿离去,仍痴痴地看着太阳从西山降落,只因他们害怕那片乌云明天还在。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第一章 治天灾(上) 第二章 治天灾(中) 第三章 治天灾(下) 第四章 江若流(上) 第五章 江若流(中)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