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天下烟云》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治天灾(中)

第二章 治天灾(中)

沙三 2021-02-23 16:15:08
是由太监二总管林有心带给的,随同除了南国云麾将军汪士剑。汪士剑此次前去还带了三千精兵在恩阳郡城外扎营,防止出现天灾时百姓会暴动。  正当丁玮以酒解解闷时,卫兵来报云麾将军汪士剑到访。丁玮勉强挤出来点笑容出大堂去迎接,等双方行过礼后坐定后,汪士剑就说郡守姓丁名玮,字一良,此时的他正为天灾的事情而烦恼着,天上黄雀如乌云密布,难见天日;地上禾虫如蚁萃螽集,闻以崩殪。天灾降临很已经是惨不忍睹的事情,可是城中还有一些神棍以及他国奸细在散播不利恩阳郡的谣言,使得整郡百姓人心惶惶,紧紧半月,已经涌现大量的逃难百姓。。...

天下烟云

推荐指数:10分

《天下烟云》在线阅读

  傍晚时分,恩阳郡守衙门。

  郡守姓丁名玮,字一良,此时的他正为天灾的事情而烦恼着,天上黄雀如乌云密布,难见天日;地上禾虫如蚁萃螽集,闻以崩殪。天灾降临很已经是惨不忍睹的事情,可是城中还有一些神棍以及他国奸细在散播不利恩阳郡的谣言,使得整郡百姓人心惶惶,紧紧半月,已经涌现大量的逃难百姓。

  就在半个时辰前,还接到皇上的圣旨,限他七日之期想出一个万全之策,若不然官位不保,还可能有抄家灭族之祸。圣旨是由太监二总管林无心带来的,随行还有南国云麾将军汪士剑。汪士剑此次前来还带了三千精兵在恩阳郡城外安营,防止天灾时百姓会暴乱。

  正当丁玮以酒解闷时,守卫来报云麾将军汪士剑来访。丁玮勉强挤出点笑容出大堂迎接,等双方行过礼后坐下后,汪士剑就说道:“一良兄,自一年前在帝都广州见面时,你还是容光满面,精神焕发,可不到一年的时间你已经头发半白,容颜憔悴;恩阳郡的天灾实在让你受累了。”

  丁玮叹叹气说道:“汪兄,你有所不知,今年一开春就遇上天旱,连续三月没有下过雨,夏日炎炎似火烧,田地龟裂,河流干枯,秧苗无法耕种。五月中旬连续大雨,使西江河水猛涨,洪水泛滥,恩阳郡内数以万计家园受损。洪水退后田地空空,庄稼颗粒无收。不到十天沙田又冒出无数的禾虫,五色斑斓让人感到恐怖,无人敢下地干活。之后就飞过来一群一群的麻雀,你也看见,简直是暗无天日,这让我怎么办呢?”

  汪士剑说道:“我初初来到恩阳时,看到此情此景,若不是有圣旨,我马上就掉头就走,人间地狱也不为过,你看我身上沾满了麻雀掉下来的粪便,闻着都想吐。”

  丁玮又叹叹气说:“我现在简直是坐立不安啊,频频噩梦,都不知此事怎么解决才好。”

  汪士剑正想安慰几句的,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人未到,而声先至。

  “大人,大人,有人来献策啦!”一名士卫高举着一张纸,边跑边高兴的大喊走进来,进来的正是守门护卫何鑫。

  丁玮兴奋的马上站起来,心中默默的念道:“救命符总算盼来了,我有救了,恩阳的百姓也有救了。”

  只见何鑫三两步的走到丁玮的面前,单脚跪地呈上手中的书卷激动的说:“大人,有人来献策了。”

  丁玮听到这个消息心中太不已,连这个侍卫如此无礼的闯进来都不责怪了,也不顾旁边的汪仕剑,急冲冲的问道:“真的吗,人呢!”一边伸手接过书卷。

  “真的,人在门外,我叫人看着了”.何鑫应道。

  丁玮急急忙忙打开那张纸一看,心中如火山遇到冷水,脸色也由红转绿,因为这纸上只不过是《离骚》其中的一篇,他怒气冲冲向何鑫问道:“这就是所献之策吗?”

  何鑫本以为立了大功正在高兴着,但看到大人脸上言语都不妥,马上冷汗直飚,才想起刚才那个献策的是个乞丐,当时他说是来献策拿赏金,还见那个乞丐如宝物般捧着这张纸。他以为某位才学高人,不肯露面所以才叫一个乞丐来献策的,当时把书纸接过来看都没看就跑了进来。而现在听到这样的质问,肯定知道是那张纸出了问题,马上双脚跪地口震震的说道:“是的,小人是从献策人手中接过来,然后就进来了。”

  “岂有此理,何鑫好大个胆啊!竟然拿前人的诗歌戏弄本官。”丁玮对着何鑫恶狠狠骂道。本来这个丁玮平时不是这样的,但这些天因这天灾聚集了一肚子火无处发泄,又被何鑫这番糊弄,就算是佛都会愤怒,别说他是一个高高在上的郡守大人。

  旁边的汪士剑看不过眼,开口就说道:“一良兄不必劳气,何不见见那个人再说。”

  丁玮看到还有汪士剑在旁,觉得刚才动怒实不应该,尴尬的说道:“刚刚乃是一时之怒,还望汪兄勿要怪我失礼。”然后转过头对着何鑫说:“你还不去请那人过进来。”

  “不会见怪,你我的交情何必如此客气呢,谁都会有些许脾气的,只是这献策是怎么回事呢?”汪士剑客气的说道。

  丁玮便把前些日子悬赏的事情说了一遍,到最后丁玮有些担忧的说道:“这个悬赏令已经超出我个人能力,钱银还好说,若真有人来献策,这官职不知道皇上会不会责怪我自作主张呢!”

  汪士剑是从一个小小的边关千总一步一步升至将军,升官的学问自然有一套,想了想就说:“一良兄你过虑啦!若有人献策解决这天灾人祸,那说明献策之人是当今智者,只怕皇上的赏赐比你要多几倍,怎么会责怪呢。”

  再说说何鑫已经在丁郡守身边当了三年差事,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动怒,吓得连滚带爬的退出去。正所谓进来时兴高采烈,出去时心惊胆跳,看到门外的乞丐还在,心中略微轻松点,虽然刚才被骂心中一肚子火,但也不敢发作,因为这个乞丐是大人要请的人。

  这个乞丐年约十五六岁虽然蓬头垢面,可眼神却带有几分狡猾洁,正是山神庙中叫石头的少年。他跟着何鑫走,脑子却在想着郡守大人赐千两黄金的美梦

  进到大厅时看见有两个穿官服的人,一个是头发花白相貌威严的文官,一个四十开外,身材高大威武穿着一身黑色的盔甲显得威风凛凛,好像评书中的无敌将军。他马上跪地两人面前,连续磕了三个响头才说:“草民石头叩见两位大人。”

  丁玮看见是小乞丐,也不客气用平时审犯人的语气问道:“你就是来献策之人?”

  石头听到问话,神色间有点慌张应道:“是的,是的。”

  丁玮目无表情再问道:“你要献的策呢?”

  石头本来跪在地上低着头,听见郡守如此相问,心中有些疑惑,刚才不是给了你们吗?他抬起头看见丁玮正拿着刚才自己送来的那张纸,就说道:“大人,就是你手上书卷。”

  丁玮一愣,看见旁边的汪仕剑,也不好意思再发火,忍声问道:“这良策可是你所想。”

  石头开始还在犹豫该不该实话实说,但听到郡守大人说到良策二字,千两黄金感觉就在面前,冲口而出说道:“是的,是小人想出来的。”

  丁玮听到小乞丐,就已经知道这人是想来骗赏钱的也不急着发火,淡淡的问道道:“哦!那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呢?”

  “禀告大人,这是我在茅坑中蹲了五个时辰才想出来的。”

  丁玮怒火终于无法再忍了,大声喝道:“大胆,你这个叫花子竟敢糊弄本官,一篇诗经竟然说是屎坑计,这分明是来骗取赏金的,来人来出去打八十大板,不见红不收手。”

  门外的侍卫应道:“喏!”

  石头到现在还糊涂中,心中想道:难道自己拿错了纸张,或者这纸张根本不是治虫之策,越想越惊慌,马上跪在地上拉着郡守大人衣服磕头,哭喊道:“大人,饶命啊,大人饶命啊!小人说真话了。”

  丁玮一脚把小叫花踢开,大声的喝道:“给我拉出去打。”

  坐在旁边的汪士剑看到这一幕,隐隐觉得有些跷蹊,就出声说道:“一良兄,不妨听听他说什么。”

  丁玮心中也有一些疑问,冷静了些许,冷冷的说道:“大胆小子,还不从实招来。”

  石头这时害怕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低头说道:“这策是我从小麻子那偷来的。”原来刚才他和灵儿在大殿睡觉,正在睡得迷迷糊糊之中,听到隔壁一把陌生声音和小麻子说:“书卷上就是治理天灾之策,到时呈给郡守大人,拿赏钱等等。”还听到而且还听到小麻子喊道:“真是妙计,妙计。”他们一帮乞丐中只有小麻子认识几个字,平时老是卖弄斯文使他看不过眼。

  他听小麻子说治理天灾之策是妙计,心中就有了一些想法,趁着小麻子走出房间,就过去看看看看,发现地上还有一张纸写满了字,他马上认为纸上写的就是治虫策,拿纸时想到了官府的千两赏金。这个念头一起,大房子,小媳妇,大官人等等景象出现在脑中,于是拿着那张纸来到了衙门,盼望拿到赏金气死小麻子。

  石头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丁玮,最后哭着说:“大人,大人,是小人一时贪心,小人知罪了,请大人饶命啊!”

  丁玮还没说话,旁边的汪士剑就一脚踢了过去,大声的喝道:“哎呀呀!气死老夫了!本人最看不惯,为了一些破铜烂铁出卖朋友的人,你这种不忠不实,不知廉耻之人留在世上还有什么用,把他杀了算了。”

  “大人饶命啊!小人不敢啦,小人不敢啦!”石头边磕头一边可怜兮兮的说。

  丁玮正当要准备要处理这个小乞丐的时候,何鑫又进来说道:“大人,外面又来了个献策之人,见还是不见呢?”

  丁玮和汪士剑同时对望了一眼,知道这个可能就是小麻子了,丁玮于是就说:“先把这小子来去监牢,来日再处理,请献策之人进来。”

  “诺!”

  “小麻子,救救我啊!小麻子救救我啊!”被带出去的石头,半路看见了小麻子,就拼命的喊道。

  等一会,何鑫带着一个像读书郎那样的乞丐进来,他进来后就双脚跪地恭恭敬敬的说道:“小人廖麻衣叩见大人。”

  丁玮客气的问道:“小哥说是来献策,不知道可有其事呢?”

  廖麻衣就说道:“此策不是我本人想出来的,我只是代人献策,请大人过目。”说完就把手中的那卷画策献上。这番话胸襟和刚才的乞丐有天壤之别,让汪士剑不由看多两眼这个乞丐,虽然是脏兮兮但从五官轮廊辨认其样子眉清目秀,不由对其人暗暗点头。

  这时丁玮已经接过书卷,打开一看只见是一副墨竹画,脸色不由一沉,神色不悦,想到:难道又来一个不认识字的骗子吗。廖麻义看到他的神色,就说:“大人策论在画的背面。”

  丁玮马上把画翻转过来,看了一会儿身子如定型不会动般,捧着画的手开始发抖,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廖麻衣看到郡守大人表情,知道此策定可行,事实上他听到着些妙计时也兴奋不已。

  可郡守大人粗粗看完那篇洋洋万言的文章后,双脚一跪向苍天膜拜喊道:“老天爷开眼了,恩阳郡内数十万百姓有救了...。”看到此策,数月以来一筹莫展的愁云一扫而空,还能想象着任凭此计,自己仕途肯定会更上一层楼。

  汪士剑看到这情景就问:“一良兄,你怎么啦,你怎么啦!”

  丁玮听到汪士剑喊声,激动的情绪才稍微平静点,还是激动的说:“汪兄,此乃良策,妙策,神策啊!”

  “丁大人说什么神策呢,杂家也想知道!”这个时候京都传圣旨的太监林无心被两个小太监扶了进来。林无心恩阳郡此行一是宣读圣旨,二是受皇命监察恩阳郡守丁玮是否有传言中的谋逆之心,天灾加叛乱那真的是国将不宁,所以来到此处格外留心丁玮的一举一动。刚才他在东厢准备休息,听到这边有一些吵杂声,也无心休息,所以过来看看,还没到门口就听到丁玮的声音心中疑惑故此一问。

  丁玮看到太监林无心,知道林无心是当今圣上的二总管,大红人一个哪敢得罪,马上上前行礼说道:“林公公,你怎么出来啦!来人快快给林公公上座。”

  林无心随意坐了下来,慢悠悠的说:“刚才听丁大人说神策所谓何事呢?”

  丁玮把事情经过解释了一下,最后说道:“林公公,刚才丁某看到这位小兄弟所献天灾策,有感而发还望公公勿见怪。”

  林无心一路上见识过恩阳郡灾情,听到有办法了眼睛不由一亮,问道:“哦!天灾之策,能否说给杂家知道。”

  旁边的汪士剑也插口说:“丁大人,我也想听听是什么样的奇谋妙计能治理恩阳郡的天灾人祸。”鑫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第一章 治天灾(上) 第二章 治天灾(中) 第三章 治天灾(下) 第四章 江若流(上) 第五章 江若流(中)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